飄天文學 > 圍爐夜話普洱茶 >第8章 飲茶——泡茶那些水
    “秦老家主,你越界了,我畢家纔是此次論武大會的舉辦者,此時我們自然會處理。至於說秦小悠有沒有過錯,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必須有公論來決定。再說,這種事情,即使有過錯,也罪不至死,你貿然下殺手,有些過了。”

    畢寬海走上擂臺,冷冷的望着秦老太爺道。剛纔秦老頭擅自動手,不問是非曲直,不管具體情況,便擅自判罪於人,可一點都沒有把他這個東道主放在眼裏。

    “你們兩個人,串通一氣,阻我爲孫兒報仇,是不是有意針對我們秦家”

    秦老太爺微眯着眼睛,冷冷的望着霍長興與畢寬海道。

    霍長興與畢寬海目光微微一凝,秦老頭這個話,可有些耐人尋味,他居然挑明瞭畢家、霍家與秦家之間的矛盾,頗有些徹底翻臉的意思。

    平時五大世家之間,因爲一些利益,互有爭鬥,但從沒有誰把話說的這麼直。

    “秦老家主言重了。”畢寬海淡淡的道,心中微微有些摸不準秦老頭的意思,難道他真敢當衆與兩家撕破臉皮。

    霍長興乾脆一句話都不說,只是望着秦老頭,那意思很明白,你想如何,我都奉陪到底。

    “言重了”

    秦老頭冷笑一聲,道:“畢寬海,你敢說沒有針對秦家的意思之前你護着莫問,現在你又護着秦小悠,處處與我秦作對,是不是以爲我們秦家好欺負”

    武鬥擂臺上面的人,一個個面色微變,此時他們都發現,擂臺上面的氣氛有些不對,幾大世家平時雖然都有矛盾,但從沒有這麼針鋒相對過。難道這是準備開戰嗎

    遠處,王家的家主王天年與孟家的家主孟洪波都站了起來,目光緊盯着武鬥擂臺,面色都凝重了起來。他們豈能看不出,秦老頭有些不對勁,似乎準備事情鬧大,一旦徹底撕破臉皮,恐怕將一發不可收拾。

    京華古武世家有近一百年多年都沒有大規模爭鬥的情況出現,與那些古武宗門殺來殺去相比,他們安穩許多。即使有矛盾,也會私下裏解決,或者換一種方式接近,刀兵相見的情況,很久都沒有出現了。

    而且,兩人都很不明白,那個秦老頭居然同時挑釁霍家與畢家,之前也就罷了,現在明知道霍長興有着胎息境界的修爲。同時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他居然也挑釁,我到底是幾個意思

    難道他有信心同時跟畢家與霍家兩個大世家爭鬥不成

    “秦老頭,說話注意點。畢家只是按規矩辦事,從沒有針對過誰。相反,你身爲秦家的掌舵人,插手孟家與霍家的私事不說。還企圖殺死那個年輕人。我倒是想問問你,跟那個叫莫問的少年有何仇恨,因公報私。意欲何爲”

    畢寬海淡淡的道,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他也不用再給秦老頭什麼面子了,這個老東西咄咄逼人,難道他還怕了他不成帝禍:扛上八大夫君最新章節。誰看不出來,之前他企圖藉助論武大會的規矩殺莫問,現在有企圖殺秦小悠,皆因私人恩怨,如果真叫他得逞了,那他這個東道主,也不用再當了。

    即使有什麼過錯與不對,那也是執法團的事情,還輪不到他來插手。

    “看來,你們兩個人,鐵了心與我爲敵,是不是認爲,你們兩家聯手,就可以不把我們秦家放在眼裏。”

    秦老頭詭異的笑了起來,玩味的望着畢寬海與霍長興,彷彿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兩個胎息境界的絕世強者,而是兩個小丑一般。

    “是又如何,你們秦家算個什麼東西,把你們秦家放在眼裏,別侮辱了我的眼睛。當日我前往秦家山莊的時候便說過,你賜給慧茹的苦難,我遲早有一天會討回來。”

    霍長興終於說話了,語氣很冷,而且一點掩飾都沒有。回來之後,知道王慧茹母女的處境,他便去了一趟秦家山莊,可惜那時候秦老頭已經突破到胎息境界,他無功而返。

    畢寬海亦是面色冷了幾分,他雖然沒有徹底與秦家撕破臉皮的想法,但秦老頭咄咄逼人,是人都有三分火氣。

    “既然如此”

    秦老頭望了霍長興與畢寬海一眼,淡淡的道:“既然你們敢與我爲敵,那我就叫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他手指一彈,一道火光沖天而起,似乎是什麼型號,很遠都能看見。

    “你想幹什麼”

    畢寬海望着天空的煙火,發覺有些不對勁。霍長興亦是升起一抹不妙的感覺,事出反常必有妖,秦老頭如此行事,明顯不太正常。

    “想幹什麼,當然是想殺了你們。你們兩個蠢貨,剛纔不過是逗你們的罷了,不過你們居然敢真的承認有意針對我秦家,那我就讓你們死的更難看一點。”

    秦老頭望了霍長興與畢寬海一眼,驀然詭異的狂笑了起來,鬚髮飛舞,得意之極,似乎已經徹底踩在了畢家與霍家頭上,成爲了此處的至尊一般。

    “狂妄”

    “找死”

    霍長興與畢寬海同時大怒,這個秦老東西簡直不知死活。

    兩人幾乎同時出手,頓時勁風席捲,狂風大作,兩名胎息境界的強者同時出手,威勢可想而知。

    此時,秦小悠已跳下了擂臺,跑回到莫問身邊,三名胎息境界的強者爭鋒相對,她自然不敢再繼續留在擂臺上面,以免受到波及。

    “嚇到了沒有”莫問笑着摸了摸秦小悠的腦袋。

    秦小悠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小臉上依舊有些蒼白,但與之前相比,顯然好了不少。

    “我知道,害怕也沒有用。武道就是披荊斬棘,無畏無懼,所以我不害怕。”秦小悠低着頭小聲道。

    “嗯,殺惡人,乃行善事,自然不用怕。”莫問笑了笑道。

    “他們”

    秦小悠指着武鬥擂臺,有些緊張的道一世傾情-我心尋月最新章節。此時三名胎息境界的強者已經戰鬥了起來,這個層次的強者戰鬥,別人根本插不了手,堅固的武鬥擂臺都徹底坍塌,化爲一堆廢墟。

    她沒有想到,最後會引發這種事情,以爲他們因爲她殺了秦喬,才大打出手。

    廣場上面的人,紛紛後退,遠離戰場,胎息境界的戰鬥,即使抱丹境界的古武者都不敢隨便捲入其中,何況在場的人大都只有氣海境界。

    有一些人,已經發現有些不對勁,開始往外逃。

    “一個都別想走,今天這裏的人,全部都得死。”

    秦老頭哈哈狂笑,聲音震得的人耳膜生疼,整個畢家山莊都回蕩着他的聲音。他一個人獨鬥霍長興與畢寬海兩名胎息強者,居然一點都不弱於下風,可怕的威勢瘋狂上竄,越來越驚人。

    一層黑霧,包裹着秦老頭的身體,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從黑霧中傳出,伴隨着恐怖的邪氣與戾氣,與之前秦喬的情況很相似,秦老頭的修爲開始上漲,一會兒工夫,便堪比胎息境界中期,反倒是將畢寬海與霍長興兩人給壓制了下去。

    所有人面色大變,這個秦老頭簡直瘋了,居然企圖對山莊裏面的所有人出手,聚集在畢家山莊的古武者,幾乎佔據了京華古武世家大半的人,難道秦家準備滅了京華地界所有古武世家不成那簡直就是找死。

    一些勢力不低的古武世家,紛紛震怒,秦家居然如此喪心病狂,有一些人,已經開始盯上了秦家人,雖然他們不是秦老太爺的對手,但秦家可不是人人都是胎息強者。

    一時間,場面混亂成一片,很多古武者,都把一衆秦家人給圍了起來,尤其是霍家與畢家的人,直接動手,一場大戰,迅速擴散。

    不一會兒,秦家便死了一大片人,哀嚎慘叫聲不斷,畢竟秦家雖然強盛,但也不可能擋住如此多的古武者圍攻。

    “殺我秦家一人,我滅你全族。”

    秦家家主秦邵陽一掌將一個氣海境界的古武者拍成四分五裂,臉上盡是瘋狂的殺意,一道可怕的氣息從他身體裏散發而出,居然能堪比抱丹境界巔峯,甚至還更強,隱隱接近胎息境界。

    他明明只有抱丹境界中期的修爲,此時卻一點都不差於王天年與孟洪波。他的身體表面,亦是有着一層黑霧籠罩,顯然一切都與那黑霧有關。

    面對如此狀態下的秦邵陽,王天年不得不親自出手對付他,把他給纏住,否則任由他施爲,將會有很多人死在他手中。

    除了秦邵陽,秦家還有幾個人發生了詭異的變化,黑霧籠罩全身,修爲接連提升幾個境界。不過所幸,並不是所有秦家人都能如此,只有四五個人可以發生這種變化。但他們全部都是秦家抱丹境界的長老,此時幾乎各個堪比抱丹境界巔峯,放在畢家山莊,殺傷力太強大。畢竟整個京華古武世家中,都沒有幾個抱丹境界巔峯的強者。

    一時間,反倒是秦家佔據了上風,五六個籠罩在黑霧中的人殺進殺出,所過之處一片腥風血雨。

    秦家揚言要殺光所有人,幾乎把所有古武者都牽扯了進來,瘋狂的圍攻秦家人。只有孟家,站在遠處一動不動,一個個都面色陰晴不定。看更多 威信公號:hhxs665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