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圍爐夜話普洱茶 >第9章 飲茶——泡一杯普洱茶
    “家主,現在該怎麼辦秦家人瘋了,徹底瘋了。”

    一個孟家的族老面色蒼白的望着孟洪波,他們都沒有想到秦家會幹出這種事情,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別憑藉一個秦家,對抗所有古武世家,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孟家現在跟秦家聯姻,與秦家乃是盟友,但這件事情,秦家根本沒有跟他們商量。

    “按兵不動田間少年。”

    孟洪波面色陰冷的道,既不幫秦家,也不對付秦家,他不可能跟着秦家發瘋。

    然而,他不對付秦家,不出手,卻不代表秦家不出手,幾個秦家人,殺紅了眼,見人就殺,眨眼間,已有三四個孟家人死於秦家手中。

    “混賬,秦家人究竟想幹什麼,他不會連我們孟家也要滅掉吧”

    一名孟家族老大怒,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話,眼前一道烏光一閃,一名秦家長老的身影就出現在他面前。下一刻,一隻手已經拎着他的脖子提了起來。

    咔嚓一聲,像是扔垃圾一般將孟家長老的屍體扔在地上,然後又一點都不停頓的撲向別人。

    一名孟家的長老,居然就這麼死在了秦家長老手中,兩人原本都是抱丹境界的修爲,但此時秦家任何一名長老,都堪比抱丹境界巔峯,尋常的抱丹境界,根本無法匹敵。

    “家主”

    孟家人目眥盡裂,一個個憤怒地望向自己的家主,秦家人,居然連他們孟家人都殺。

    孟洪波面色異常難看,他不知道秦家到底想幹什麼,但已經意識到有點不妙。

    “撤退,全部離開畢家山莊。”

    孟洪波大喝一聲,一掌拍死一個擋在他前面的古武者。率先往外衝,此地不宜久留。秦家人太強大,五六個抱丹境界巔峯的強者,誰能匹敵跟秦家鬥,孟家會損失慘重,但站在秦家一邊,與衆多古武世家爲敵,孟家更會陷入滅族的危機。

    現在最好的辦法,便是逃走,即使現在死了一個抱丹境界的長老。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一衆孟家人,立刻跟在他身後,一路往外殺去。

    此時整個廣場亂扯一片,到處都是戰鬥,有些甚至與秦家無關,一些本身便有仇怨的古武世家,居然也鬥了起來。

    “他們”

    秦小悠站在莫問身邊,有些說不出話來,眼前一片血腥。誰能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個地步。

    此時,她身邊只有莫問,至於那些霍家人。幾乎全部出動,前去對付秦家的人。

    不遠處王家的人,亦是如此,因爲秦家的那些人。首先便是對王家與霍家以及畢家出手,你們不得不反抗。

    “秦家人,果然是作死。”

    莫問微微搖了搖頭。他也有些不明白秦家爲什麼突然做出這麼一件看似不可思議的事情。但顯然,裏面肯定有着什麼目的。

    “不好,我過去救小菲。”

    秦小悠眼中驀然出現一抹焦急,因爲她發現,遠處的小菲陷入了危險中。她本就修爲不高,又不喜歡練武,大亂之下,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那邊,幾個秦家人圍着王小菲,雖然身邊有幾個哥哥保護,但秦家人太猛,顯然有些守不住。

    秦小悠閃身而去,直奔王小菲所在之處,莫問並沒有阻止,那幾個人都是秦家的普通弟子而已,奈何不了秦小悠,倒是可以磨練磨練她青龍僱傭兵最新章節。真正的高端力量,全部被畢家等幾大世家的高手纏住。

    雖然秦家的人很強,但幾大世家勝在人多,尤其是秦家的舉動幾乎激怒了廣場上所以的古武者,不斷有人加入討伐秦家的隊伍中。那些古武世家的能力雖然不如五大世家,但或多或少也有幾個抱丹境界的高手,全部聯合起來,威勢可一點都不小。

    或許不用多久,秦家便會全部剿滅,畢竟他對抗的可是京華地界所有古武世家。

    莫問靜靜地望着眼前混亂的場面,並沒有出手,只是冷眼看着。若是區區一個秦家,自然不用他出手,那些世家足以把秦家徹底毀滅,秦家如此做,若沒有什麼依仗,無異於以卵擊石,自尋死路。

    當然,秦家人不可能真的瘋了,做出這種毫無道理,他們不僅有未知什麼目的,而且肯定有把握纔敢如此做。

    之前那道煙火,肯定是信號之類的東西,說不定有什麼人跟秦家合謀此事,至於什麼人,他心中倒是有了一些猜測。

    所以他在等,想看看秦家到底想耍什麼花樣,想看看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會出現。

    “秦老匹夫,你到底想幹什麼。”

    廣場中心,那片無人敢接近的胎息戰場,畢寬海面色陰沉的望着秦廣,這個老傢伙論輩分,還在他之上,居然會幹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

    不說此屆京華論武大會徹底毀了,以後京華地界,還能有秦家的立足之地

    “幹什麼,當然是把你們全部剷除,畢寬海,跟我們秦家作對,你還嫩了點。”

    秦廣冷笑一聲,身上黑氣涌動,可怕的力量直逼胎息境界後期,以一人之力,反倒是將畢寬海與霍長興兩人壓制在下風。若不是他的修爲不穩,內氣虛浮,恐怕兩人會有生命危險。

    “秦老瘋狗,你簡直瘋了,你們秦家傳承百年,恐怕會徹底毀在你這條老瘋狗手中。”

    霍長興面色亦是很難看,全力以赴的與秦廣對戰,事情到了這地方,他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那就是愚蠢了。秦家人突然一個個如此詭異,邪氣沖霄,肯定跟那個神祕的“邪”有着什麼關係。

    雖然他一個古武者不知道“邪”具體是什麼東西,那也知道,那絕對不是一個古武者能碰的東西。

    “黃口小兒,你找死。”秦廣大怒,居然有人敢罵他老瘋狗。

    驀然,天地一暗,頭頂的太陽一下消失了,明明之前還日在中天,眨眼就變成了黑夜,晝夜瞬間交替,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整片山莊,全部都陷入了黑暗中,天上沒有星辰與月亮,伸手不見五指,像是置身於山腹中一般。

    好在廣場上面的人,修爲都不低,有着夜可視物的能力。

    “怎麼回事天黑了,發生了什麼”

    “天啊明明剛纔還是正午,怎麼一下就變成了黑夜。”

    “什麼情況,天塌下來了嗎”

    如此天地異象,令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由自主的停下了爭鬥,不可置信的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衛相府高冷日常。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甚至以爲是神蹟。

    “遮天蔽日好手段。”

    莫問瞳孔一縮,眼中亦是閃過一抹驚色,居然有人施展遮天蔽日的手段把畢家山莊給封鎖了,把此處與外界隔離了開來。

    別人不知道,但他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有人施展了什麼困陣之術,以陣法之道,天地元氣之力,囚困住了一片山莊。

    這種事情,放在修仙界,並不罕見,但出現在古武界,那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顯然,有人盯上了畢家山莊,或者說山莊裏面的所有古武者。

    “哈哈大人終於出現了。你們所有人都要死,雞犬不留。”

    秦廣瘋狂的大笑了起來,改變天地之力,那是何等偉岸的力量,恐怕傳說的神仙也不過如此吧。有那大人出手,山莊裏面的人無人能活下來。

    “桀桀,果然有不少氣血充足的祭品,雖然還不夠,但也差不多了。”

    黑暗中,一道陰邪的尖銳笑聲響徹整個山莊,那聲音像是音波術,無孔不入,像是針一般紮在每一個人身上。不少人捂着耳朵,痛苦的在地上打滾,但無濟於事,那尖銳的笑聲,始終毫無阻礙的撞入那些人的腦海中,像是有巨石撞擊一般。

    不少修爲低下的人,直接被那聲音震得七竅流血,死於非命。

    “恭迎鬼墨大人。”

    秦廣單膝跪下,一手捂着心口,做出一個效忠的姿勢,面色盡是恭敬之色,絲毫沒有之前的驕狂。

    “秦廣,你乾的不錯,此次算你一次大功。”

    一道黑影的身影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一襲寬大的黑袍,徹底將他籠罩在黑暗中,似是與周圍的黑暗融爲了一體。此時,根本判別不出他的身形與相貌,只有那一雙陰冷兇戾的灰白瞳孔,令人印象格外深刻。

    此人身後,還站着兩個人亦是恭敬的垂手而立,有一人,正是多日不見的鬼羅使者。

    “多謝大人。”

    秦廣眼中閃過一抹喜色,大功可不是空口白牙的褒獎,而是有實質獎勵的,組織中的任何獎勵,對他來說都彌足珍貴。

    之前出現異象的時候,畢寬海與霍長興兩人便停了手,現在見到秦廣居然向一個神祕人下跪,心中頓時升起一抹駭然,手腳立刻冰涼了起來。

    兩個人都不笨,立刻知道了怎麼回事。

    這個天地異象,居然是人爲而成,故意針對畢家山莊裏面所有人,而目的念及此,兩個人的血液都凝固了,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半響回不過神來。

    不僅是畢寬海與霍長興,幾乎廣場上所有人,全都渾身僵硬,手腳冰涼,驚恐的情緒連成一片,籠罩整個廣場。看更多 威信公號:hhxs665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