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圍爐夜話普洱茶 >第10章 飲茶——品一杯普洱茶
    莫問微眯着眼睛,望着那出現的三個神祕人,有一個熟人,正是那鬼羅使者,上次在他手中,可是吃了不少苦頭。

    不過身爲胎息境界的強者,那個鬼羅使者居然還不是此行的頭領,只是一個下屬,他身邊的另外一個人,亦是有着胎息境界,兩個人的身份顯然低於前面那個名叫鬼墨的黑袍人。

    莫問把注意力放在那個神祕黑袍人身上,此人身上的氣息,令他都有些心驚膽戰,不由自主的從內心升起一抹危險感。

    那人雖然還不是金丹境界的絕世強者,但肯定遠超尋常的胎息巔峯,與金丹境界相比,恐怕都相差不遠了武逆乾坤。那個蔣家的老祖宗與此人相比,恐怕都不在一個層次上。

    一衆秦家人,一個個興奮無比,紛紛恭敬地跪在地上,諂媚的望着那個鬼墨大人,恨不得直接趴在地上,小狗一般的搖尾討好主人。

    周圍的那些古武世家之人,一個個都不敢有任何異動,嚇得面色發白,紛紛不知所措。

    今天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遠遠超出了理解的範疇,跟一個大活人遇上了鬼一般。

    每一個人都遍體生寒,像是站在地獄中一般。別說那些古武世家的小輩,即使有着抱丹境界修爲的人,都不例外。

    “人不做,何苦做狗。”

    莫問微微搖了搖頭,秦家好歹也是傳承了百年的古武世家,現在卻跟狗一般全族跪在別人面前,列祖列宗的臉,都被他們丟盡了。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也不小,此時廣場一片寂靜,在場的人又全部都是耳聰目明的古武者,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幾乎所有人都身體一僵。驚顫的望着莫問,這個少年,膽子未免也太大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敢挑釁秦家。誰都知道,他那句話說的是秦家人,雖然他們也很認同,但此時卻無人敢說出來。

    畢寬海與霍長興兩人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莫問,陰沉的臉上出現少許驚容。畢寬海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這個少年居然如此膽大,能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話。氣魄不可謂不小。

    霍長興則是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望着莫問許久,緊繃的面色不知爲何緩和了不少。

    “你說什麼”

    秦廣依舊跪在地上,雙手緊攥,轉頭緊緊地盯着莫問,眼中盡是戾氣與殺意。但他沒有立刻動手,因爲有鬼墨大人在,大人沒有發話,他不敢擅自做主。

    莫問一句話。令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不說一廣場的古武者,那三個黑袍神祕人亦是把目光望向了莫問,眼中閃過一抹意外之色。

    “果然年少輕狂。”

    那個鬼墨大人淡漠的瞟了莫問一眼。嘲諷的搖了搖頭,如果都不能活着,還要什麼尊嚴,只有活着的人。纔有尊嚴,這個道理,年輕人不會明白。

    “是你。”

    站在鬼墨大人身後的鬼羅使者一眼便認出了莫問。臉上閃過一抹驚容,他亦是沒有料到,這個少年居然也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你認識他”鬼墨大人有些意外的望了鬼羅使者一眼。

    “回稟大人,此人正是莫問。”鬼羅使者躬身一禮道。

    “哦,他就是那個從你手中逃脫的天才以抱丹境界便足以與你抗衡而不落於下風,後來厲魂大人親自把他列入胎死計劃中的那個少年”

    鬼墨大人有些驚訝的望了莫問一眼,眼中閃過一抹饒有興趣之色。

    “不錯,正是此人。”鬼羅使者苦笑了一聲,若不是莫問當時並不是組織的目標,他以胎息境界的修爲還奈何不了一個少年,必然會降下辦事不力的懲罰十三爺的嫡福晉。

    “鬼墨大人,屬下請命,前去擊殺那個少年。”

    與鬼羅使者同列,站在他身邊的那名黑袍人,都是一步踏出,躬身請命道。

    “你有信心”

    鬼墨大人若有深意的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兩個屬下平時很不對眼,明爭暗鬥了很多年,現在鬼羅使者辦不成的事情,他自然想借此機會壓他一頭。

    “若不能擊殺此人,屬下提頭來見。”

    那名黑袍人信心十足的道,似乎擊殺莫問,不過是舉手之勞。鬼羅使者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抹嘲諷,鬼峯使者的能力他還不清楚,頂多強過他一點,憑他想擊殺那個少年,簡直癡人說夢。

    “你們三個一起上,或許有一點點贏我的可能。”

    莫問笑了笑,揹負着手,泰然自若,一副等三人出手的模樣。他知道,不將這個三個人除掉,恐怕今天的事情難以了結。邪勢力一旦出現,那結果只能是不死不休。

    不過他有點奇怪,這個邪組織爲何盯上畢家山莊,一些尋常的古武者而已,有什麼值得他們注意的地方雖然邪道中人性情乖癖,殘忍狠辣,行事詭祕,但也不會隨便針對一些尋常的古武勢力。而且看他們的意思,似乎準備把山莊裏的所有人都殺掉,如做出,顯然會引來天華宮的嚴查,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栽在天華宮手中。

    若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即使邪勢力也不可能毫無顧忌的做出這種事情。

    “狂妄”

    那個鬼峯使者冷哼一聲,不曾想這個少年如此驕狂,簡直不知死活,他身影一閃,直接跨過百米距離,便撲向莫問,這個少年既然能躲過鬼羅使者的追殺,那他就把他給殺了,到時候鬼墨大人自然會知道,終究誰更強大。

    “動手,將所有人全部殺掉,立刻收集陰魂與精血。”

    鬼墨大人懶得理會莫問,一個年少輕狂的少年而已,還沒有資格令他關注。他手一揮,身後驀然出現二十幾道黑色身影,每個人身上都散發着強大的氣息,堪比抱丹境界。

    那些人剛從黑暗中走出,便撲向廣場上的古武者,直接下殺手。二十五六個抱丹境界的強者,如虎入羊羣,所過之處,一片腥風血雨。如此多的邪道高手,廣場上幾乎無人可擋、

    與此同時,那些秦家的人,亦是紛紛出手,繼續向周圍的古武者廝殺。

    “秦廣兄,孟家與秦家乃是聯盟之家,可否繞我們一命。”

    孟家老爺子孟洪波蒼白着臉。對着秦老太爺大喊道,望着一個個孟家人倒下,他眼中盡是驚懼與懊悔,那個秦家對他們都動手,簡直可惡。如果不能想出辦法,那他們孟家恐怕也會栽在這裏。

    “殺”

    秦廣冷漠的望了孟洪波一眼,不急不緩的吐出一個字。頓時,一干秦家人一撲而上,對着孟家人下殺手。像是殺豬宰羊,毫不留情。

    剛纔鬼墨大人只說這裏的人勉強夠,可沒有說有多,不殺孟家的人。難道不夠了殺他們秦家人不成。既然所有京華地界的古武世家都會滅掉,那孟家也沒有必要存在獨孤女霸最新章節。

    “秦廣老瘋狗,我跟你拼了。”

    孟洪波怒極攻心,險些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