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知衍沒有回答顧滿滿的問題,而是直接往門外走。

    顧滿滿以爲顧知衍是要去找沈涼,連忙追出去告訴顧知衍,沈涼去了哪裏。

    顧知衍頭都沒回,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

    ……

    關於沈涼墮胎的傳聞,來得快,去得也快。

    畢竟已經過去許多年,況且當時的沈涼已經成年,顧知衍又從中介入,事情的真假早已難以分辨。

    而沈涼這些年的名聲極好,沒有過負面新聞,當天晚上的時候,網友就已經被別的新聞吸引走了目光。

    一切都過去了。

    顧滿滿忙活了一天,到晚上十點才點了個外賣,喫今天的第一頓飯。

    這時,她也纔想起來,沈涼一直沒有給她打電話。

    按理來說,沈涼下午就該到了。

    顧滿滿一邊喫飯,一邊給沈涼打電話。

    “您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

    沈涼的電話打不通,她又給顧知衍打,顧知衍的也打不通。

    同時聯繫不上這兩個人,這兩人之間,肯定有事兒,也因此,顧滿滿心裏並不擔心。

    但是,當這兩人持續失聯了一個星期之後,顧滿滿就開始慌了。

    她先是給劇組打電話,想要給劇組道歉解釋,結果劇組那邊給的消息是,項目延期,具體時間不定。

    顧滿滿不再是剛入圈時的小菜鳥了,轉念一想就明白過來,這事兒肯定是顧知衍暗中打點的。

    既然顧知衍將一切都打點好了,顧滿滿也樂得清閒,就當是給自己放假。

    ……

    沈涼從街上回來的時候,發現對面一直上鎖的那戶人家的大門打開了。

    “小涼,回來啦?”

    沈涼回頭,就看見楊奶奶從房子裏出來。

    “嗯。”沈涼又指指對門的房子:“這家的主人回來了嗎?”

    “這房子裏前幾天就來人了,是個年輕小夥子,長得還挺俊的嘞。”楊奶奶一輩子都生活在這個偏遠但山清水秀的鎮子上,所以講話時,帶着點口音。

    沈涼被楊奶奶的口音逗笑:“是嗎?”

    “我出去有點兒事,晚上回來給你做飯,你要是餓了,就在院子裏摘點果子先墊墊……”

    “好。”

    楊奶奶走後,沈涼又往對面看了一眼,才進門。

    那天早上,顧滿滿將她送到機場離開後,她並沒有像顧滿滿以爲的那樣登機出國,而是離開機場,去了距離滬洋市四百多公里外的一個偏遠小鎮,借住在楊奶奶家裏。

    小鎮山清水秀,風景怡人,她以前來這裏拍過戲,當時就很喜歡這裏,年輕人都去了城市裏,留在這裏的都是一些老人,老人雖然也看電視,但不太能記住演員的臉。

    沈涼在這裏住了一個星期,也就偶爾遇到一兩個人會說覺得她看起來眼熟。

    而她也不太出門,每天睡到自然醒,喫過飯就在院子裏乘涼,就這樣安靜的待一天,遠離紛擾。

    沈涼回到房間換了衣服,到院子裏的葡萄架下的躺椅上躺着看書,不經意的一擡頭,就看見對面二樓一間房的窗前有人影閃動。

    只是,她沒有看清。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