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出門散步的時候,沈涼又看見有人往對面房子裏搬傢俱。

    很多傢俱,看起來像是要長住一般。

    但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她都沒有見到過對面房子的主人。

    一直到小鎮進入了秋天,早晚變得有些涼,沈涼準備出門買幾件外套,結果一出門,就看見對面的房子裏濃煙滾滾。

    “着火了!”沈涼大喊一聲,就往對面的房子裏跑。

    她一邊跑,一邊報警。

    房子裏的火勢已經很大了,看起來是從廚房傳來出來的,大門口都已經有了濃煙。

    沈涼被薰得幾乎睜不開眼,眼淚都被薰了出來,根本就進不去。

    “有人在裏面嗎?”她朝裏面大喊。

    無人迴應。

    有鄰居聞訊過來,站在後面議論紛紛。

    有人看見沈涼想要往裏面走,連忙伸手拉住她:“小姑娘,這不能進啊,會死人的……”

    沈涼眼睛紅紅的:“有很重要的人在裏面,我得進去。”

    “再重要能有自己的命重要嗎?”

    “求求你們了,讓我進去吧。”

    那些人還是死死的拉住她。

    沈涼掙脫不開,看着火勢越來越大,終於忍不住叫出了那個名字。

    “顧知衍!”

    “嗯。”

    有人迴應她。

    沈涼幾乎以爲自己幻聽了。

    直到,又有人叫了一聲:“沈小涼。”

    沈涼愣愣的回頭,看見顧知衍就站在不遠處,靜靜的朝着她笑。

    他朝沈涼走過來,垂眸,溫柔道:“我沒事,我在這兒呢。”

    他甚至都不問沈涼爲什麼會知道他就住在這個房子裏。

    因爲,沒有必要。

    就像,那天他從盛鼎傳媒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去顧滿滿告訴他的那個地址找沈涼,因爲他知道,沈涼肯定沒去那裏。

    他們之間的默契,是刻在骨子裏的。

    “別哭啊。”顧知衍面色略微焦急起來,伸手給她擦眼淚。

    沈涼盯着他看了片刻,像是在確認他是否平安無事,片刻後又猛的推開他:“如果不是房子裏着火了,你是打算偷偷在這裏住一輩子都不來見我?”

    顧知衍勉強扯出一個笑意:“我不敢來見你。”

    他到現在才知道,他當年的逃避到底給沈涼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

    他也因此感到害怕。

    那是他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的事,更不敢奢求沈涼能原諒他,只敢遠遠的看着,不敢打擾她。

    沈涼也笑,笑容是發自內心的輕鬆:“都過去了,以前是回不去的,但我們還有以後,還有漫長的後半生。”

    在她的事被曝出來上熱搜之後,沈涼才發現,她並沒有想象中那樣的煎熬,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傷口癒合必不可少的過程,是需要正視它,然後剜出腐肉,疼痛之後,便能結痂癒合。

    這樣簡單的道理,沈涼也是到如今才明白。

    顧知衍垂着眼,沒有說話。

    沈涼偏頭看他:“江禹丞其實也挺不錯的。”

    “不行。”顧知衍突然擡頭,牢牢的抓住她的手。

    沈涼反手握住他,與他十指相扣:“那就別浪費時間。”

    ……

    一週後。

    沈涼的微博發了一條微博:

    ——度蜜月去了。

    配圖是一張結婚證照片。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