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一拳女三藏 >第一章 白衣小僧
    ♂nbsp; 青燈古佛下,一白衣小僧正參禪誦經。

    篤篤的木魚聲仿若一股清涼的泉水緩緩流淌,沁人心脾,發人深省。

    白衣小僧也和着這木魚聲,默默唸誦着:“阿偶”

    篤篤~

    “啊哦誒”

    篤篤~

    “啊嘶嘚啊嘶嘚”

    ……

    兩種風格迥異的聲音在大殿內交響,相映成趣,只是在這聲音中,那作拈花狀的佛祖笑意少了些許慈悲,怒目金剛也更加的面容可怖。

    白衣小僧擡起頭,露出一張清秀異常的俏臉,望向那不再慈悲的佛、怒目而視的金剛。

    這具足圓覺智慧,雄鎮大千世界的佛,這象徵般若妙法,能擊一切邪的金剛,看樣子都不太喜歡神曲啊,真是對牛彈琴了。

    “小和尚,你這唸的什麼經啊,還挺好聽哩。”

    忽然,一道如銀鈴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小僧一喜,心道總算遇上知音了,連忙轉過身去,便看見一張柳眉星眸,烈焰紅脣的絕美面孔。

    差一點,就親上去了。

    小僧滿臉的遺憾,想起自己和尚的身份,又連忙做出慶幸的表情,連連往後退了數步,這窘迫的反應頓時引來一陣清脆的嬌笑。

    退得遠了,白衣小僧纔看清來人的全貌。

    這是一位極美的女子,一襲白衣勝雪,修長的玉頸下,一片****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頎長水潤的秀腿也伸出衣外,露出一雙晶瑩的玉足。女子雖着白衣,卻像是穿着一團火,燎人心魄。

    白衣小僧恍然間有些失神,不過很快眼中便恢復清明。

    女子臉上閃過一絲訝異:“竟是個有道的和尚呢,尋常的小哥兒若是見了人家,早就神魂顛倒目醉神迷了。”

    “女菩薩說笑了,所謂閱盡人間美色,俱是紅粉骷髏。”白衣小僧雙手合十,寶相莊嚴地說道。

    女子柳眉一挑:“小和尚,出家人不打誑語,你小小年紀如何閱盡人間美色?”

    “女菩薩可能不知道我佛家有一神通,名曰看片,貧僧不才,已達到閱盡天下片,心中再****的高深境界,那蒼井吉澤波多,誘之以黑絲制服皮鞭,貧僧尚能坐懷不亂,施主雖美,卻是難動我佛心。”

    白衣小僧合十雙手,莊嚴寶相。

    女子雖有些不明所以,卻也聽出小和尚是在說她魅力不夠,氣得暗自咬牙。

    “小和尚,姐姐真的不夠美嗎?”

    說話間,女子將胸前絲帶一拉,罩在身上的白衣瞬間滑落,露出內裏的黑色緊身褻衣。

    嘶~

    白衣小僧倒吸了口涼氣。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大唐年間就有內衣雛形了嗎,看樣子在誘惑人上面,女人永遠有着超越時代的創造力啊,白衣小僧不由讚歎。

    女子卻皺起眉頭,這小和尚眼神純淨看起來只是單純的驚訝,她要的可不是這個,赤足輕點地面,女子竟在這大雄寶殿內跳起舞來。

    舞蹈一起,整個屋子似乎起了一層淡淡的紅霧,似有若無的傳出嬌喘呢喃之聲。

    女子舞的很賣力,不僅是身體,連表情眼神都融入這舞蹈之中。

    她的眼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霧繞,盪漾着媚意,梨渦淺淺,紅脣微張,像極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只等你一親芳澤便綻放無盡妖嬈。

    如藕玉臂,勻稱秀腿,飛舞不斷,漸迷人眼。

    白衣小僧呼吸變得沉重,丹田處突地升起一股無名邪火,直衝上腦門,又轉而向下,尋找突破之地,然而,那本該泄火處卻是空空如也。

    頓時,白衣小僧清醒過來,眉宇間滿是悲傷。

    “女菩薩,停下吧。”

    白衣小僧平靜說道。

    “怎麼會!?”

    女子又驚又訝,停下舞蹈,空中的紅霧和靡音頓消。

    “不可能的,就算你是金蟬子轉世,你也是男人,不可能不受我天魔舞的影響!”

    女子有些憤然的叫道。

    白衣小僧眼中頓時射出兩道冰冷的光芒,寒氣逼人,駭得女子神情一僵,只是很快,這冷光便消失了,化作一聲長嘆。

    “女菩薩既然知道貧僧是金蟬子轉世,那貧僧有件事想問一下。”白衣小僧說道。

    女子冷靜下來:“你想問什麼?

    “貧僧想問的是,女菩薩是來喫我的,還是來上我的。”白衣小僧淡淡說道。

    ……

    大殿一片寂靜,只有屋外傳來的蛙鳴……

    “這不是很明顯嗎?”

    許久,女子纔看了看已經褪下的外衣,幽幽說道。

    白衣小僧又是一聲長嘆:“如果可能的話,貧僧真想學佛祖割肉喂鷹之舉,以身侍女菩薩啊。”

    “什麼意思?”女子皺眉。

    白衣小僧再嘆:“女菩薩還沒發現嗎,貧僧是心有餘而器不足啊。”

    女子一愣。

    “貧僧是女的。”白衣小僧解釋道。

    “你,你是女的?!”

    女子如遭雷擊,露出震驚無比的表情。

    “雖然貧僧也不想這是事實。”

    白衣小僧眼中帶淚,滿含悲憤。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是金蟬子轉世,十世都是童男,怎麼可能是女的!”

    女子大吼着,像是見到了天底下最荒謬的事情。

    白衣小僧越發悲哀:“貧僧也希望這只是夢幻泡影。”

    大殿再一次安靜下來……

    呱呱~

    蛙聲依舊,屋裏的溫度卻是急速下降,變得陰冷起來。

    “是女的又如何,既然上不了你,那就吃了你!”

    女子身上忽然冒起綠光,雙手指甲伸出數尺,面容變得猙獰可怖,閃電般衝向白衣小僧。

    嘭!……

    望着上身的大洞,女妖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白衣小僧看了看收回的右拳,悠然一嘆,接着輕輕一點,女妖便倒在了地上。

    “你…明明…沒有修爲……”

    女妖還未死去,氣若游絲的說着。

    白衣小僧搖了搖頭:“女菩薩沒發現嗎,偶沒頭髮。”

    女妖露出迷茫的神色。

    “說了你也不懂。”

    白衣小僧一臉的寂寞如雪,這個世界上,誰又能懂他呢。

    “爲什麼……你是女的,卻自稱……貧僧?”

    還有最後一口氣沒有嚥下,女妖又問道。

    嘭!

    一拳之下,女妖直接化作虛無。

    “本來可以多活幾分鐘的,偏要拿話刺激我,唉,偶沒頭髮。”

    整個大殿重歸平靜。

    金蟬子轉世的消息早就流傳於世,摸到洪福寺的妖怪不計其數,只是無論想上還是想喫唐僧的,都是一去不歸。

    漸漸地,洪福寺江流僧伏魔降妖的本事便傳開了,甚至傳到了大唐國主,李世民的耳中。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