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一拳女三藏 >第二章 聖僧救我
    ♂nbsp; 日出東方,和尚起牀,對鏡自照,徒添悲傷。

    拿着炭筆將眉毛狠狠描了幾遍,直到彎彎柳葉化作粗重劍眉,再看不出一絲柔弱氣,江流兒陰沉着的臉才稍稍舒緩。

    還好這身體不用束胸……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喜歡平板身材。

    用過早飯,出了金山寺唯一的單人小院,江流兒就被幾個由方丈作陪的太監攔下了。

    “聖上有旨,召玄奘法師入宮覲見。”

    雖然不明白皇帝找他幹嘛,但江流兒並不抗拒去見見這位名垂千古的皇帝,而且重生到這裏好幾年了,他還沒踏出金山寺一步呢。

    倒不是他不想見識一下盛唐氣象,關鍵他身體是女的也就罷了,偏偏還長着張禍國殃民的臉,哪怕化了妝都一副弱受的模樣,江流兒實在不想以這具面孔在世間行走。

    不過總歸還是要出去的,就先見見這位唐太宗吧。

    去皇宮的路上,江流兒也從傳旨太監那裏搞清楚了皇帝要見他的原因,涇河龍王,那個被魏徵夢中斬掉的倒黴蛋,現在已經化作鬼仙,夜夜侵擾皇宮。

    李世民作爲人間至尊,豈能忍受這種挑釁,下令招納伏魔高人,誓要斬殺涇河龍王。

    不過涇河龍王生前就是司雨大龍神,實力不是凡間修士可比,李世民招的一衆高人,完全不是對手,要不是有幾位沙場百戰的將軍力拼,說不定真龍就要被死龍幹掉了。

    解鈴還須繫鈴人,無奈之下李世民派人去向袁守城求助。

    這位連龍神都能坑死的大牛,掐指一算,對着金山寺的方向一指,送給唐皇七個大字:“和尚廟裏小尼姑。”

    聽到這裏,江流兒頓覺一股逆血直衝上來,怒得滿臉通紅。

    “孫公公,這個袁守城住哪來着?”江流兒淡然問道。

    傳旨太監臉上閃過驚訝之色:“哎呀,天師算得可真準,他跟咱說,小師太~呃不,小師父您一定會這麼問,還讓咱跟您說一句話。”

    “什麼話?”江流兒眉毛一挑,這老東西難道真的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

    孫公公瞧了江流兒一眼,神情有些古怪道:“天師說,知道您想揍他,他早就離開長安了。”

    江流兒額角青筋暴跳。

    “小師父,您不會真要?”孫公公問道。

    江流兒雙手合十:“怎麼會,我佛慈悲。孫公公,你確定袁施主離開長安了?”

    孫公公:“……”

    入了皇宮,七轉八折,很是走了一大段路。

    因爲江流兒是女身,孫公公也沒有避開宮女嬪妃什麼的,讓江流兒大開了眼界。

    盛唐風氣開放,外加四邦來朝,天可汗的後宮裏,那真是燕瘦環肥金髮碧眼,什麼品種都有,此時不像後世理學興盛後的保守,再加上皇宮裏只有一個真男人,嬪妃們穿的那叫一個……

    目中看得眼花繚亂,心裏卻是空落落的,生不起半點邪心,照這樣下去,真特麼要成佛了,江流兒悲哀的想着。

    一路失魂落魄,到了皇帝寢宮,江流兒忽地就清醒過來了。

    血光沖天,殺氣逼人!

    江流兒看着殿門口站着的兩位將軍,彷彿看到了兩座血化的冰山,陰冷的氣息像是一柄柄刺來的刀子,要將人刺穿,江流兒清楚地感覺到,這兩人從骨子裏透出的殺意,和對生命的漠視。

    這種人,只能是從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兩位將軍也在看着江流兒,他們眼神如電,犀利無比,似乎想看出這位陛下請來的高人,到底有多少本事,竟然讓袁守城認爲可以降服妖龍。

    他們已經和妖龍戰過多次,深知妖龍的可怕。

    “就這小身板,怕是不夠妖龍一口喫的。”

    其中一個面黑如炭的將軍,滿是不屑地對身旁那位面相英俊的中年將軍說道。

    老帥哥將軍也點點頭:“還是個女娃娃。”

    江流兒聽到黑炭將軍的話時,倒還無所謂,老帥哥這句話卻是讓他露出了冷笑。

    “小妮子,來這裏幹什麼?”黑炭將軍喝道。

    孫公公在一旁笑道:“尉遲將軍,是陛下要召見……”

    “一邊呆着去,又沒問你。”尉遲恭不耐煩道。

    孫公公立刻閉了嘴,遠遠退開,這裏的人,他一個都得罪不起。

    “貧僧來見皇帝。”江流兒淡然道。

    尉遲恭笑了:“貧僧?”

    江流兒點頭。

    “爲何是你來見皇帝?”秦瓊皺眉,“該是陛下見你。”

    江流兒雙手合十:“佛說,衆生平等。”

    “胡扯!”尉遲恭斥道。

    江流兒皺眉:“你們到底讓不讓我進去。”

    “不讓又如何?”尉遲恭冷下臉來。

    江流兒笑了:“皇帝要見我,你們不讓可就是抗旨。”

    “拿陛下壓我?”尉遲恭也笑了,眼中滿是不屑,他可是救過皇帝的命,只要不造反,誰能拿他怎麼樣。

    江流兒搖頭:“那倒不是,我只是在爲自己出手找個由頭。”

    “什麼?”

    “嗯?”

    兩位將軍都是一愣。

    砰砰!

    兩聲巨響,秦瓊和尉遲恭便飛出了十幾米外,重重摔在地上。

    孫公公幾個太監,一臉懵逼。

    “好本事!”

    尉遲恭從地上爬起來,灰頭土臉,哈哈讚道。

    秦瓊默默起身,盯着江流兒的眼神充滿了震驚。

    “聖僧果然好本事。”

    大殿之內,傳來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

    “陛下這試探可不高明。”江流兒淡然道。

    “哦?聖僧知道?”皇帝聲帶詫異。

    江流兒回頭看了看略顯尷尬的尉遲恭和秦瓊,道:“若非知道,兩位將軍可就不是隻喫這點苦頭了。”

    “哈哈~”乾笑兩聲,皇帝請江流兒和兩位將軍一起入了殿內。

    大殿內早已擺好了酒席,李世民高高在上,威嚴無比。

    見到江流兒,李世民的目光在他臉上停留了許久,恍然失神。

    江流兒感覺得出來這是什麼樣的目光,和他剛剛見那些嬪妃,應該差不多。

    如果坐在上面的不是唐太宗,而是商紂王,江流兒一定會將其一拳打死。

    唐太宗畢竟是唐太宗,很快就恢復清明,走下寶座,來到江流兒身前,彎腰一拜:“聖僧救我!”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