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剛準備扔枕頭的動作頓住,她還真需要這些消息,畢竟,絡並不是萬能,可人脈卻不同。

    容歷不急不緩的走在一邊,兩腿一搭,貴公子範十足的打趣,順便誇張的摸着自己的胸口:“你這小東西,可真夠現實的,可真是傷了爺的心。”

    安淺默默坐在離他有兩米距離的沙發上,無視他那張臉,嚴肅道:“說吧。”

    “你之前問我,爲什麼會知道陳克,是因爲去年年底,他曾經找過我的……朋友投資。”容歷笑笑,“不過,他的產品確實很棒。”

    “那爲什麼拒絕?”

    安淺雖說沒見過初始版本,可按照後來呈現在大衆面前的平臺來看,無論從市場價值還是經濟價值,對一個投資商人來說,都是利大於弊。

    她其實一直沒想明白,上一世陳克爲什麼會接連碰壁,一直拖了盡兩年。

    容歷懶懶道:“陳克極其自負,自認自己的產品獨一無二會打開一個全新的市場,在他們認爲可投資時,臨時改變主意,不但獅子大張嘴要五千萬的投資,還要百分之五十五的股權,所以被拒絕了。”

    夜斕進來送茶水時,就聽到容歷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陳克並不算獅子大張嘴,畢竟他手中的東西有足夠的價值。

    不過陳克談成後非常激動,仗着喝醉騷擾一個女侍者,被拒絕後啐了一口,剛巧不巧那一口唾沫吐到了經過的容歷腳下,就差一點點,他就踩了上去。

    那天下着雨,容歷情緒暴躁,直接一腳就踹過去讓陳克三個月都沒下牀,當時幾個投資人也在場,容歷厭惡他們一身酒氣,冷冷掃視了他們一眼,他們就以爲被警告了,以至於沒人再敢投資陳克。

    這大概也算是陰差陽錯,否則陳克手中的東西,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經上市。

    沈瀲見容歷心情極好的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就下去了,這貓祖宗顯然覺得他礙事。

    安淺聽到這,倒是沒多想,畢竟後幾年,陳克幾次與秦志發生衝突也是因爲股權的問題,可他手中有技術,秦志一定程度上依舊忍耐居多,直到後來有了團隊,陳克才安生下來。

    容歷見她陷入沉思,身體一動,斜靠在了沙發另一側,枕着手臂看他:“照目前的形式而說,雖然直播平臺風險很大,可發展趨勢卻不可阻擋,現在多數大型公司也都已經進駐,你越是拖,越會讓自己被動,不如趁早佔據市場。”

    “你這麼清楚,會沒想過?”

    “在你之前,有五個團隊再和我談合作,可他們長得沒有你可人,我不喜歡。”容歷說着說着,人又開始肆無忌憚起來,他伸出手臂,指尖把玩着她的裙角,“和我合作,我投資也出人出物,而你負責技術,至於股份……你打算給歐陽美琪多少?”

    安淺愣住,容歷竟然想到了這裏。

    “我還沒想好。”

    她稍作遲疑,雖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她還不夠了解歐陽美琪,就算覺得她不錯也值得信賴,可還沒濃重到直接交付後背,至少她需要考量一番,可她確實希望利用

    她手中的資源快速擴展。

    “歐陽美琪的能力不錯,圈裏的人脈也非常好,她的背景也足夠乾淨。”容歷道,“可以合作。”

    “你倒是瞭解的不得了。”

    安淺軟聲嬌語,說的容歷笑出了聲:“怎麼,喫醋了?”

    “喫你妹的醋。”

    “淺妹妹,酸嗎?”

    安淺嘴角一緊,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正經點。”

    容歷發現,這麼多年來,今天的雨天讓他最喜歡,他真就半坐起來,嘴角的笑意收斂了不少:“我不喜歡有過多的人蔘與,不過你選擇的人我勉強接受,百分之五是極限,而我需要百分之四十五,而你擁有百分之五十,也擁有公司的最終決策權。”

    他對門外喊了聲:“瀲。”

    沈瀲聽到容歷的聲音,推門進來,詫異的問:“九爺?”

    “你按照……去準備份合同。”容歷簡單說了下,就讓沈瀲下去了。

    安淺愣住,上一世葉秋參與時,最終指定合同時,可和她認真討論了半個月之久,關於其中的細節一類更是儘可能的爲自己謀福利。

    “你是不是太隨便了?”

    “隨便嗎?我很正經。”容歷將手機給她看,就見上面輸入了三個銀行卡號,顯然都是她的,“哪個賬號安全?”

    安淺太陽穴突突的跳:“你怎麼知道的?”

    容歷懶洋洋的邪笑:“你會的東西,爺剛好也會一點點。”

    他應該是臨時查的,這麼快,她還真不相信是一點點。

    安淺沉默了會,低聲道:“容歷,這件事非同小可,就算你的錢是大風颳來的,也不能這麼隨便去決定……”

    安淺剛說兩句,手機上就顯示自己的賬號中被匯入了六千萬,她大腦直接蒙掉了,上輩子她辛辛苦苦那麼多年的成果被他們私吞或者中飽私囊,以至於她還真沒見過這麼多錢。

    “爺不喜歡浪費時間,既然決定合作,我希望你可以快點步入正軌。”

    容歷的話將她拉回了現實,她面色複雜的看着容歷:“你這未免……”

    “一,你的產品擁有絕對的價值,二,你的人我足夠信賴,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我希望可以和你長期合作。”

    容歷眸光看向她,指了指她的手機,雙手合十:“我剛纔簡單的看了下,你的手機程序是我目前看過數百款裏運算最快並且佔用內存最少的一款,並且它出乎意料的完整,很多小細節你都處理的非常好,雖說是初始版本,可它比如今市場上的一些軟件完善太多了。”

    安淺眸光微閃,他非常的認可她,她臉頰有些紅。

    怎麼辦,自從知道容歷是那男人,一被他誇,就感覺好害羞。

    容歷瞧見她像是被老師誇獎後的好孩子,軟軟綿綿又乖巧,眸低的暗光微動,壞心思一起,他嘴角勾着邪氣的笑,拿出手機打了一行字給沈瀲發過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