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衝了個澡,洗了大半個小時才罷休,恨不得把容歷留給自己的味道全都洗乾淨。

    她對着鏡子看身上沒有太多痕跡倒是舒了一口氣,容歷這個男人恐怕就這件事上還知道剋制,不至於讓她大夏天沒辦法出門。

    安淺剛剛換好衣服,門也被敲醒,安少謙也順便進來了,見他還在,她倒是詫異了下。

    “哥?你沒去上班嗎?”

    “你這小懶豬,我是忘記拿東西又回來了,哪裏知道早餐都涼了你都沒起。”

    安少謙走過來,擦了下她的鼻尖:“早餐我放微波爐裏了,一會就好,哥先去公司,有事打我電話,如果無聊就去公司找我。”

    安淺點點頭,安少謙摸摸他的頭髮,直接就走了。

    他走了沒多久,莫北就上來了,託着幾個行李箱。

    安淺看了那幾個箱子,問了下電腦,就沒怎麼在意,看他沉默的樣子,問道:“新住所住的習慣嗎?”

    “還可以。”

    “你先委屈委屈,等時機到了,我們就自由了,到時候房子隨你挑啊,你家小姐送你。”

    莫北嘴角微不可尋的抽了下,默默應了聲。

    一整天,安淺都在看遊戲開發的一些資料,現在快音工作室也步入正軌,歐陽美琪處理有楚洋幫忙,也越發得心應手起來,她倒是不用太操心,進賬也開始逐步穩定起來,不過自然對不起容歷的投資,想要儘快還回去這些錢,她恐怕需要很長時間。

    無論如何,還是和容歷趁早擺脫關係纔好。

    想到這,安淺失神了片刻,才調整好情緒。

    晚上,安少謙有應酬,很晚纔回來。

    等他回來時,一開門,安淺迎面就看到蘇煙半扶着安少謙,兩人見面都沒好臉色。

    “我扶我哥就行了。”

    “你哥喝多了,別累到了你,還是嫂嫂來吧。”

    蘇煙不由分說,直接就闖了進來,安淺瞪了她一眼,住着安少謙不放。

    “哥~”

    安淺軟軟叫了聲安少謙,他緩緩睜開雙眼,擡手揉了揉她的長髮:“抱歉,今天回來晚了。”

    安淺對着蘇煙挑釁一笑,又說:“哥,天都不早了,還是讓嫂嫂早些回去吧,我扶你好不好?”

    “好。”安少謙揉着眉心,“煙煙,你先回去吧。”

    蘇煙僵住,她拉着安少謙說:“親愛的,你說今晚要我……”

    留宿兩個字,蘇煙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安少謙喝了不少,可還有些理智,他隨手推開她,靠在了安淺身上。

    “先回吧,我沒事,淺淺會照顧我。”

    “對啊,我會照顧我哥的。”安淺笑得得意,挽着安少謙就往裏走,“嫂嫂,麻煩關好門。”

    蘇煙盯着安淺,氣的關上了門。

    倒在牀上時,安少謙趁機帶着安淺一起躺下了。

    安淺眸光一凜,隨即消失,她趴在安少謙的胸口,推搡了幾下:“哥,我去給你倒水,好不好?”

    安少謙搖搖頭,說讓他抱一會,安淺緊握的拳頭許久才鬆開。

    不一會,安少謙均勻的呼吸聲就傳了過來,手臂也漸漸送下來。

    安淺眸中的厲色這時才明顯,她睜開他,在牀邊站了很久,有那麼一刻,她有種拿刀刺穿他的衝動,可最後都忍了下來。

    她幫他脫掉鞋子襪子,還幫他將外套脫掉,幫他蓋好被子,像是一個好妹妹應該做的事一樣。

    <

    br />對安少謙,安淺知道怎麼樣讓他更痛苦。

    安淺去了盥洗室,幫他擦了臉,指腹似有似無的摩挲了幾下他的脣才離開。

    門關上後,安少謙這時緩緩睜開了眼,他摸着脣,眼底有暗光浮動。

    回了自己的房間,安淺陰沉着臉,去了浴室,將自己從頭到下又洗了一遍。

    再出來時,她才覺得自己冷靜了下來。

    已經夜裏一點鐘,安淺還睡不着,她靠在陽臺的護欄上,望着遠方。

    風突然掛起來,一陣細細碎碎的雨又開始下。

    安淺失笑,今年的雨,似乎太多了些。

    接下來的幾天,雨斷斷續續的下,安淺沒見到容歷,也把他那天的話當做了一個玩笑,忘在了腦後。

    隔了幾天,莫北說葉果想見見她,倒是讓她詫異了下。

    葉果很會選位置,一家休閒吧,光線很柔很暗,看着很舒服,她剛進來,葉果就衝她招手。

    安淺看着面前輕笑的小女人,輕笑了下:“看樣子,很順利。”

    “是非常順利,這次來,我是來感謝你的。”葉果由衷的感謝,“三娘這個角色,會讓我脫胎換骨,她會改變我以後的路。”

    “能拿到是你的本事。”

    安淺其實沒對她不抱太多希望,葉果拿到反而讓她更相信她的實力。

    “不管如何,這份恩情,我會永遠記着。”葉果感激的認真道謝。

    “你是不是有事需要我幫忙?”安淺託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她。

    從進來,葉果就一直欲言又止的樣子。

    葉果有些尷尬,好一會才說:“我……這個角色,我沒要酬勞,所以……”

    安淺眨眨眼,算是明白她怎麼拿下這個角色了,能完美演繹又不要錢,是個製片人都喜歡啊。

    “有什麼難處,你說。”

    “那個……”

    “直說,我不喜歡墨跡。”

    葉果張了半天嘴,愣是臉紅着一句話沒憋出來,安淺都看着急了。

    “能借我點錢嗎?”

    聲音太小,安淺沒聽清,疑惑的看向她。

    “能借我點錢嗎?我……我沒什麼朋友,之前又闖了禍,不少人都躲着我。”葉果鼓足勇氣,臉差不多也燒了起來。

    “可以,帳號給我,我給你轉賬。”

    葉果愣住,安淺不解:“怎麼了?”

    “我萬一……”

    “你以後會每天在屏幕上蹦達,還怕我找不到人要賬嗎?”

    葉果咬着脣,站起來就深深對她鞠躬:“沒齒難忘。”

    安淺好笑:“你不用沒齒難忘,大紅大火就行了。”

    那些年裏,安媚最大的一個競爭者可就是葉果,對她總歸沒壞處。

    葉果不懂,將她的善良當作了祝福,眼圈都紅了。

    兩人簡單的說了些,葉果就離開了,她還有很多事需要做。

    臨走前,她突然問:“您認得安媚嗎?”

    安淺微怔,沒等她說,葉果就說:“她是女二,你們都姓安,一時好奇……”

    窗外的雨漸漸大起來,安淺站在門外,撇頭看向莫北:“陪我去北海公園走走吧,好像就在這附近,聽說會有很多年輕的少年們跳街舞呢。”

    莫北詫異了下,當然更不會拒絕。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