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重生千金:爺,求放過! >第090章 特殊的存在
    容歷的語氣越發陰沉,安淺聽的心驚膽顫。

    沒等到回答,容歷又想繼續,安淺慌忙轉身,軟着嗓音懇求:“九哥,我知道我錯了,今天我都聽你的,但是別在這裏好不好?我很怕有人來……”

    看她雙眼發紅楚楚可憐的模樣,容歷的火氣降了不少,他沉着臉說:“幫我清理乾淨。”

    安淺餘光掃過他的慾望,緊張的從包裏拿出溼巾,顫慄着手幫他擦乾淨。

    “發什麼呆?幫我穿上。”

    “你不會自己?”

    “不想碰。”容歷嫌棄的看了眼自己。

    “……”安淺咬着脣,不敢去看,小心的幫他穿上,中途碰到時,容歷低吟了聲,嚇的她速度更快了。

    容歷見她那緊張的模樣,抽出溼巾,手就伸了下去。

    “我自己來!”安淺慌忙攔他。

    “爺都不嫌棄你,你倒是嫌棄爺了?”

    容歷聲音一冷,安淺立馬閉嘴了,他示意她背過去分開腿,她羞恥,也照做了,他倒是沒亂來,就是惡意摩挲了幾下。

    完了之後,安淺瞪了他幾眼,拿出香水噴了幾下。

    容歷嗅了嗅,猶豫道:“給我也噴噴。”

    “這不是什麼好東西,萬一你……”

    “要你噴,你就噴,剛纔不還說今天都聽爺的,這一會就後悔了?”容歷霸道起來,完全就是不講理。

    安淺抵不過他,對着他噴了幾下,他似乎心情不錯,攬住她的腰,帶她上了四樓。

    容歷向來不會憐香惜玉,他想要快些發泄,力道自然重,以至安淺雙腿一直都在顫抖。

    “這麼沒用,連爺都應付不了,竟然還敢勾搭其他男人,不怕下不了牀?”容歷說起葷話來就是肆無忌憚,也不管安淺會不會臉紅,張嘴就來,隨意的很。

    安淺瞪了他一眼,見他的手又不安分,就開始示弱:“九哥,我錯了,我真錯了,我誰都不勾搭,勾搭你成嗎?”

    容歷剛巧推開門,門內的人就聽到了這嬌軟的祈求,他們詫異又好奇。

    容歷這人,可從沒允許別人叫他九哥,更沒和哪個女人這麼親近過。

    人一露出來,殷琉璃看到那一抹紅豔,直接跳了起來:“歷哥,你竟然搶了我未來媳婦!”

    “嘭!啪!”

    殷琉璃話落,一個花瓶就飛了過來,重重的砸到了牆上。

    “歷哥,有話好好說,別砸了好不!她不是我媳婦,不是!”實在是被砸怕了,殷琉璃見他又要扔,立馬服軟了。

    安淺一進來,就迎來了三道視線。

    她臉頰上還有情事過後的緋意,脣腫着,肩頭脖子上還有不少痕跡,身旁的容歷,看似沒什麼問題,可那眼底的饜足他們可看的懂。

    在場的都是男人,之前發生過什麼,也都心知肚明。

    就是這個對象,好像不太對,從來不和人親近的容歷,對她似乎太特殊了點。

    柳承歡和花不語都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項鍊,對視了一眼,某種光亮一閃而逝。

    安淺被他們一直看着,有些不適的低頭,就看到自己鎖骨上不少的痕跡。

    怪

    不得這一路上來,幾個侍者都小心瞄過來,她氣的擡腳想睬他,被他冷冷一看,不甘不願的踢了下地。

    容歷是自己的東西都不願輕易分享的人,更別說自己的女人,見她羞澀迷人的模樣,再看看她讓人上癮的身體,三五下脫了自己的襯衣,緊緊套在了她的身上。

    殷琉璃直接愣住,柳承歡和花不語也一時怔住。

    安淺想脫掉,被容歷瞪了一眼,忍着火氣扣扣子。

    容歷見她不情不願又不能不照做的樣子,心情大好,給她把釦子扣上,拉着她走到原來的位子,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被幾個男人看着,她已經夠害臊了,這會又這麼曖昧,安淺忍無可忍,擡手掐住了他腰上的肉,使勁一擰。

    “放我下去。”

    容歷喫疼,低頭就咬在她肩頭:“給爺乖點,不然……”

    安淺拳頭一緊,好半天才忍下來火。

    柳承歡這個時候不出安淺是被逼無奈的那個,這麼多年來還真是白活了。

    還真沒想到,容歷竟然還會強迫一個女人,倒是稀奇。

    而且,傳聞中的安淺就不是好征服的女人,再見,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容歷,恐怕是碰到硬茬了。

    安淺向來不喫虧,這會被人一直看着,火氣忍不住,就故意搖了下腰肢,見他難耐的低吟,她挑釁一笑。

    “你這小妖精,膽子夠肥的……”

    “阿歷,你點的菜要涼了。”花不語此時提醒道。

    容歷這才從安淺的身上移開注意力,他勾脣笑道:“聽說你很喜歡喫蝦是嗎?”

    安淺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覺得他是話裏有話。

    果然,容歷摟着她的腰,低聲道:“幫我剝。”

    柳承歡瞭然一笑,怪不得從來嫌喫蝦麻煩的人,會突然點這麼多。

    安淺這才掃向餐桌,就看到十多盤各種各樣的蝦,脫口道:“你是豬嗎?喫這麼多!”

    “那我當公豬,你當母……咳咳咳……”

    容歷口無遮攔,什麼都說,安淺直接端住酒杯給他灌了下去。

    好不容易止咳,容歷臉都黑了:“你要謀殺我,麻煩拿你的……來謀殺。”

    柳承歡瞬間就懂了,撲哧一笑,惹得殷琉璃好一陣鬱悶。

    花不語蹙眉看着容歷,到底沒說什麼。

    “你……”安淺快被他氣炸了。

    “是你說,今天都聽我的。”容歷說完,懶懶的蹭着她的脖子,“小妖精,今天我就喫蝦,不然就喫……”

    “剝剝剝!我剝還不行嗎?”安淺聽出他的警告,立馬就妥協了,連忙開始剝蝦。

    容歷只負責張嘴,看的安淺想一巴掌抽上去。

    每喂一隻,容歷還不由分說親下她的手指,沒幾個,安淺臉就紅透了。

    柳承歡雙眸微深,這安淺可不得了啊,不但能近了容歷的身,還能讓他這麼縱容。

    安淺今天其實沒喫什麼東西,喂着喂着就沒抵抗住誘惑,自己也跟着喫起來,最後就變成他一隻自己一隻。

    看到這裏時,柳承歡已經徹底肯定,安淺之於容歷是怎樣特別的存在。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