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沒想那麼多,推門就進,一眼看到了坐在輪椅上的安靜男人。

    “二弟,你來晚了不少,你……”

    顧森聽到門響,就笑着擡眼,見是安淺,他愣住:“你怎麼在這裏?”

    “你弟弟的邀請,盛情難卻,只能來了。”安淺衝他招招手,脣角掛着豔麗的笑。

    “阿西?”

    “當然是他。”安淺頷首,不疾不徐的走見房間,就見他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你似乎很喫驚?”

    顧森看了她兩眼就錯開了視線,安淺也不在意給自己倒了杯酒,就半靠在一邊看着外邊的夜景。

    兩人都不說話,房間很安靜,五六分鐘後,顧西才進來。

    “哥,抱歉,接了個電話。”

    顧森點點頭,正要說什麼,顧西就走到安淺身邊,問她想喫什麼。

    安淺說隨意,顧西就問了她的喜好,叫來侍者點了餐。

    顧森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擦過,就落在了自己手中的紅酒上。

    “哥,今天是不是有事?”

    “這段時間你沒回家,父親讓我問問你的情況。”

    “我很好,等忙了這一陣,就回家。”面對兄長,顧西少了平時的清冷,溫和了不少。

    兩兄弟隨意說着,侍者很快就上了餐。

    他們聊天,安淺自然就專注喫。

    顧西見她一直在喫蝦,直接將盤子拿到了自己面前,擦了手,幫她一隻只剝好,再放在盤子裏。

    安淺支着下巴,嬌聲笑了笑:“西,沒想到你這麼體貼。”

    顧森聽到她那悅耳親暱的聲音,夾菜的動作一頓。

    “那有沒有獎勵?”顧西低聲道。

    “獎勵?”安淺眨眨眼,拿起筷子,加了塊肥肉送到他嘴邊。

    顧森剛纔喫的東西都非常清淡,除了魚蝦外,其他東西都沒碰,好巧不巧,安淺最喜歡難爲人。

    顧西輕笑,張嘴就咬了下去,還曖昧的舔過她的筷子。

    安淺一時怔住,感覺她接下來別想喫飯了。

    顧森看着兩人,找了個理由先出去了。

    門一關,安淺嘴角的笑意就淡了下來,她懶懶道:“我很配合吧?目的也算達到了,對嗎?”

    “其實我倒是很喜歡這個狀態,我能理解想娶你的男人,因爲你真的太美了,對男人誘惑很大。”顧西將最後一隻蝦剝好,放在她的盤子裏,這才擦了手。

    “別。”安淺撲哧一笑,向後退了退,“你可千萬別想娶我,一眼就看穿我的男人太可怕了,這以後的家庭地位,我可沒一點優勢,你是麻煩,而我最討厭麻煩。”

    說着,安淺起身,理了理長髮:“我還是先去趟衛生間,你想和你哥聊什麼,這幾分鐘可要好好把握,我可待不久。”

    話閉,安淺已經走了出去。

    顧西看着她的背景,將滿杯的酒都灌了下去。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只是有些事要防,有些事要提早準備。

    安淺去衛生間時,看到回來的顧森,路過時,他抓住了她的手腕。

    “怎麼了,顧大少?”

    &nb

    sp; “你說過不願意來這攤沼澤,怎麼和阿西在一起?”

    安淺勾脣,彎腰幫他將領口的褶皺撫平,溫柔笑道:“我呢,都是看心情,他邀請我時,剛好我心情好。”

    顧森嗓子發澀:“你……”

    安淺沒等他說,就隨意的離開了,傲慢又無禮,偏生因爲這張臉,讓人根本沒辦法討厭。

    到了洗手間,看到女廁前的維修牌,她轉身要走時,腰上一緊,嘴就被捂住,硬生生拖了進去。

    門關上的霎那,安淺的心臟緊張的快跳出來。

    她正要反抗,腰上的手猛然下移,伸到了她身下。

    安淺雙眼一凜,高跟鞋就踩了過去,身後的人輕笑着,一把將她按在了洗手檯上,那熾熱的硬度將她抵住。

    她一擡眼,正對上一雙涼薄邪氣的桃花眼。

    安淺臉色一變,容歷怎麼會在這裏。

    “今天穿成這樣,是打算勾引誰?顧西?還是顧森?嗯?”

    容歷緩緩鬆開她,在她說話的時候,手指伸進了她的嘴。

    安淺懊惱的想咬他,卻被他大掌扣住了臉頰,食指依舊曖昧不清的在她脣裏。

    容歷咬在她的脖子上,舔過她的耳側,在她顫慄時,手扯過那一點遮擋。

    “你……”

    安淺艱難的說了一句話,他就按住了她的舌頭,他看着他欲色濃重的眼,還有他接下來的動作。

    “不、不要在這裏……”

    安淺眼底泛起水汽,懇求容歷放過她。

    雖然外邊有牌子,可指不定就有人進來了。

    容歷薄脣一扯,咬住她肩頭的瞬間,將她刺穿。

    安淺唔了聲,試圖掙脫,容歷笑着扣住她的脖子,她像是瞬間失去了武力值,只能渾身發軟的任由他發泄。

    容歷刻意的折磨她,她越是緊張,他就越是惡劣,不要她出聲,卻逼着她出聲,她無助的流出眼淚時,他又心疼的吻去。

    結束的時候,容歷擡起她的臉,讓她看到鏡中的自己,低聲笑道:“看到了嗎?動情的你迷人的不行,讓我恨不得撕碎你……”

    皮包裏的手機響了又響,安淺咬着脣,試圖離開身後的容歷,可他卻笑着幫她拿出了手機,依舊纏着她。

    “安淺,你去哪裏了?”是顧西,他找了她大半個小時,一直沒見人,這會擔心的不行。

    “我……唔……”

    安淺剛說話,肩上就一疼,到嘴的話直接變成了低吟。

    “安淺?你沒事吧?怎麼了?”

    “我……我特殊時期,所以你懂得的,我就先回了。”安淺清了下嗓子,掩蓋着自己情事過後的聲音。

    看容歷的樣子,恐怕不會輕易放過她,安淺就找了個理由想搪塞過去。

    電話對面的顧西沉默了片刻才道:“那你注意點,如果不舒服,可以給我電話,我……隨傳隨到。”

    “好……”

    安淺詫異着應下,顧西還想說什麼時,容歷已經陰沉着臉把電話掛斷。

    “隨傳……隨到?”容歷一字字念着,語氣不善,“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倒是不,我該怎麼……罰你?嗯?”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