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打開文件,迎面卻是一堆花花綠綠的塗鴉宣傳報,她欲哭無淚,原本還以爲是什麼大事。

    宇文和見她那無語的樣子,輕笑了聲:“今天軍訓彙總完,晚上從六點半開始,會有迎新宴會,每個系裏都會出些娛樂節目,這是計算機系孩子們設計出的宣傳海報。”

    安淺不用仔細看,都在上面看到一排大刺刺醒目的紅字:今夜來戰,我們再戰場廝殺,迎來熱血衝擊!

    “所以……這和我的才華有什麼關係?”

    “從前年開始,上新興起一個對戰地圖遊戲,報修計算機系的孩子裏,百分之九十九又都是男生,他們興致很好。”

    “這算節目?”安淺無語。

    “用他們的話,這個娛樂性比較強。”宇文和輕笑,“上一屆計算機系可以說,慘敗,今年的鬥志估計會更高昂。”

    “慘敗?”安淺不解,論說遊戲,他們玩的再差,也不至於慘敗。

    “自由選人挑戰,老師也包括在內。”宇文和溫聲解釋,“計算機系原本的老師,都已經四十多歲,他們可玩不了遊戲。”

    安淺想到這段時間的留言,掩面一笑:“他們不會來挑戰我吧?”

    “我聽到了不少反饋消息,學生裏,對想看到的挑戰對象是你。”

    “……”

    “你會玩嗎?”

    “玩的不是很好。”安淺猶豫道,“如果不敵,我能甩來黑對方的電腦嗎?”

    宇文和被她逗笑,低聲笑道:“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他們應該不介意輸在你的專業上。”

    安淺和宇文和又說了幾句,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和安淺一起去了操場。

    鎏金斯今年的學生很多,可也不超過兩千人,按照系分出了幾個陣列。

    九班的學生都很鬱悶,他們的安老師一點都不負責,像其他班的老師還知道和他們培養培養感情,她倒好,電話不接就算了,最後直接關機,這都到彙總了,人也不知道在哪裏。

    沒一會,人羣中突然出現喧譁聲。

    “啊,美女啊!”

    “臥槽,她是不是九班的安淺?就這臉,勾引我也行啊!我分分鐘躺平讓她勾引!”

    “滾犢子,也不照照你的臉,沒看到九班一羣小靚仔,能輪到你?”

    “……”

    安淺今天穿着及踝的淡綠色長裙,行走間裙襬飛揚,分明不招眼的顏色,還是讓她成了耀眼的存在。

    九班的小狼崽們一個個得意的仰着下巴,他們的老師可是最美的,讓他們羨慕嫉妒恨去吧。

    君千鏡勾脣一笑:“學校的妞們恨不得在臉上化三層,她倒好素面朝天都美的要命,倉,她比咱們南區那第一美人兒美多了,你真沒興趣?”

    冷蒼在安淺來的時候,就一直盯着她看,這會聽到君千鏡的聲音,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安淺。

    “少打歪主意,小心到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什麼都搭上。”

    “我說倉……你如果沒興趣,怎麼一見到她就移不開眼,還說沒興趣?”君千鏡曖昧的靠近他。

    “我只是感覺,她一來,其他東西都沒看的必要。”冷蒼蹙眉,說的正經。

    君千鏡愣住,好半響撲哧一笑:“蒼,我真擔心是你賠了夫人又折兵,到時候什

    麼都搭上。”

    冷蒼淡漠的站在原地,依舊看着安淺。

    安淺剛走到他們這邊的方陣,就有不少男同學和她搭訕,她也笑着回,親和力十足。

    九班的小崽子們等不下去,直接把君千鏡推了出去。

    “安老師,同學們都等你到望眼欲穿了,我們先走吧?”君千鏡走過去,長臂就搭在安淺的肩頭。

    “下次再無理,胳膊就不用要了。”安淺拍掉他的胳膊,隨意的撩了下長髮,彈了彈被他捧過的地方。

    君千鏡懶洋洋的笑了笑,一點不覺得尷尬,乖巧的跟在他身邊。

    這裏的小插曲,讓不少人都看在眼裏。

    九班的冷蒼和君千鏡非常有名,他們雖然不是本地的豪門世界,可是冷家和君家的名號,哪怕是普通富商都知道,撇開這些他們的外形也非常吸引人。

    但是他們非常難靠近,他們的氣質裏就帶着冰冷的矜貴,就算愛笑的君千鏡,都讓不少人從心底打寒顫。

    但是君千鏡對安淺很乖順,這樣小小的發現,讓他們很興奮,這來源於人性裏想要窺視別人隱私的劣性。

    到了九班,安淺就被他們圍住了,一連問了非常多的問題,大部分都是在抱怨她。

    開頭都是別人家老師如何如何,反觀她如何如何。

    安淺都笑着停下來,再他們說的差不多時,臉瞬間冷下來:“滾去站好。”

    衆人一個激靈,立馬就站好了,一個個身姿挺拔,老實的不行。

    周圍幾個老師連同教官都一起看過去,這九班,是出了名的不服管教,可到頭,好像只需要他們老師一句話而已。

    接下來的事,變得非常順利,最難管教的九班成了表現的班級。

    彙總完畢,宇文和在臺上講話,認認真真說了很多。

    宣佈結束的時候,在家裏嬌生慣養的少年少女們都開始歡呼,他們終於從這些殘酷的訓練裏解放了。

    散去時,九班的人都圍繞着安淺。

    冷蒼和君千鏡一人一邊,讓她和衆人保持了安全位置。

    安淺也沒太在意,問道:“班長副班長都是誰?”

    “我。”

    “我。”

    身旁的兩個少年一開口,安淺有些無語:“你們兩個這麼無聊?”

    “……”

    冷蒼眉頭習慣性皺起,君千鏡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替你這個不負責的老師分憂還不行?”

    “別到時候給我惹麻煩就行。”

    安淺說着,看了下時間,見不早了,就道:“你們先回去洗個操,換下衣服,下午好好放鬆放鬆,晚上還有活動。”

    交代完,安淺作勢就要走。

    冷蒼擡手就抓住了她,安淺疑惑。

    他鬆開手,雙手插在褲兜裏:“晚上的活動,班導要在。”

    安淺欲哭無淚,她還不至於真不當自己是老師。

    “你們要相信我,我是個很有責任心的好老師。”

    九班的學生,一個個都拿懷疑的眼神看她,顯然都不相信。

    不遠處,安柔咬着後槽牙盯着衆星捧月般的安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