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淺離開時,擡頭望向樓上一個方向,隱約能看到一道嬌媚的身影。

    安媚,安柔的親姐姐,這場影響到安柔以後的禍事,難道和她有關?

    安淺正發呆,肩頭一重,她後腿一用力,轉瞬就抓住肩上的手腕,直接就把人扔了出去。

    “嘭”的一聲,安淺周圍瞬間安靜下來。

    地上的人好半響才反應過來,躺在地上怔怔的看着安淺。

    安淺這纔看清是君千鏡,她輕咳了下,走過去伸出手:“抱歉,本能反應。”

    君千鏡剛要伸手,一雙手就率先將他硬生生拽了起來,他又對安淺道:“老師,很快就是我們系的活動了,趕緊走吧。”

    君千鏡有話了眼,讓出了路,示意安淺走。

    安淺見君千鏡還能笑出來,想來也沒事,就走在了前面。

    冷蒼松開君千鏡跟在她身後,君千鏡冷眼掃過周圍看着安淺的人,見他們都收斂起來,纔對冷蒼道:“喂,蒼,你剛纔害我沒機會佔便宜。”

    “不疼?”

    “當然疼,長這麼大,這是摔得最慘的一次。”君千鏡胳膊搭在他肩頭,湊過去耳語道,“我說,你不會是故意不讓我佔便宜吧?難不成你喜歡上咱們美麗的安老師了?”

    “無聊。”

    冷蒼將他的手打開,君千鏡不怕死的又搭了上去:“你從見到她,表現的一直很奇怪,說好不來學校,你倒是每天都在,不是喜歡是什麼?”

    冷蒼沒回他,君千鏡接二連三的發問,冷蒼不耐,直接把他扔了出去,君千鏡反應快,這纔沒摔得太慘。

    看着冷蒼的背影,君千鏡雙眼裏的深色一閃而過。

    他和冷蒼認識這麼多年,自他遇見安淺後,他的情緒就開始捉摸不定。

    看樣子,來鎏金斯,也不一定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安淺來的時候,不少學生正圍着計算機其他的幾個導師說這什麼,安淺一來,所有視線都齊刷刷跑到了她的身上。

    今天的安淺,性感裏還帶着帥氣,迷人的不行。

    幾個導師也很年輕,對於這個年紀小卻漂亮又有才華的同事都很喜歡。

    “安老師來了,我們正好有事想找你商量下。”

    “嗯?”

    安淺走過去,就見其中一個導師道:“這次活動,針對於主修計算機專業的一百五十號學生,但是挑戰者卻有五百多號,而且還有大二大三的學生。”

    “啊?這麼多?宴會結束時間不是十二點半嗎?這時間也不夠吧?”

    安淺有些蒙,就見他們將一個報名單給她遞過來:“就是因爲這樣,所以纔想找你商量一下。今年的人數是去年的兩倍,並且有一半的學生,點名要你。”

    “……”

    安淺拿着名單,從上到下仔細看了一遍,發現還有歐陽子望、歐陽子朔時就夠無語了,竟然還在後邊發現了龍旭堯幾個人,最後還看到花沉和江天。

    這些人,一個個都這麼無聊的嗎?

    “其實原本也沒什麼,但是今年的輸贏關係到計算機學生的資源問題,所以我們必須重。”另一個導師道。

    “資源?”安淺疑惑,“怎麼會和資源有關係?”

    &

    nbsp;“似乎是贊助方的要求。”

    “計算機系裏,今年有八成都是特招進來的學生,如果沒有這些資源,對他們之後的發展恐怕會有影響。”

    “如果輸了,除了一整年的兼職學習資源被頂掉外,學校的優惠項還有特殊獎學金也會取消,恐怕會有學生撐不住。”

    幾個導師說的認真,有些爲難的看着她:“安老師,你看你有問題嗎?”

    安淺將遊戲規則看了遍,沉吟了下:“其實只要我們贏了就行,是這樣吧?哪怕是因爲意外,也只看結果。”

    “對。”

    “那這個簡單了。”

    安淺想什麼,這幾個導師也都懂,他們無奈道:“學校所有的電腦設備都是國家級防禦,想入侵很難……”

    “我有說要做這麼沒品的事嗎?”安淺笑着眨眨眼,說的好無辜。

    冷蒼恰巧見到她眼中的狡黠,他脣角微抿,有絲絲弧度。

    安淺認真和他們商量了對決可能面對的問題,最後統一下來。

    九點半,活動開始。

    安淺半靠在舞臺一側,看着百臺電腦,再看看舞臺後的分鏡,她無語道:“也不嫌麻煩。”

    君千鏡再她身邊笑了笑:“安老師,你恐怕不知道,臺下有數十家絡公司的人在。學校向來不會浪費任何一次宴會活動,所謂的新生娛樂活動,其實也算是給不少人提供露臉的機會。”

    安淺這才向臺下看,果真看到前面兩排的人年紀稍漲一些。

    “遊戲而已,他們真正的技術可不一定能看出來。”

    “那告訴你一個新消息。”君千鏡對她勾勾手,安淺白了他一眼,他聳聳肩道,“是看不出什麼,不過這裏面有幾家公司建立了自己的遊戲俱樂部,他們需要的恰巧是對遊戲熟練的人,最好是足夠專業,讓他們可以繼續培養下去。”

    安淺勾脣,看樣子,因爲《英雄》這個對戰遊戲,不少人已經意識到了一個賺錢的新發展方向。

    《榮耀》也差不多該準備上市了……

    君千鏡見她失神,在她面前晃了晃手:“安老師?”

    “嗯?”

    “前期是淘汰賽,大概會在一小時後結束,你看樣子不像是會玩遊戲的人,沒問題吧?”

    安淺但笑不語,手機這時就響了起來,看是葉修的來電,她走遠了幾步接了起來。

    光線暗,君千鏡剛纔掃到上面的標註,修哥,這個稱呼,還真是親暱呢。

    “來樓上一趟。”

    安淺遲疑了下應下,和君千鏡說了聲,就上了樓。

    還沒進去,就見葉修出來,胳膊似有似無的搭在她的腰上。

    安淺有種不祥的預感,進房間前,猛然拉住他:“你說服他了?你沒搞鬼吧?”

    “你不是說什麼辦法都行嗎?我已經說服他了,只是還需要你的配合。”

    “你……不會說我是你的女人吧?”安淺倒不是自戀,實在是他自然而然的動作,讓她沒什麼安全感。

    “呵……”葉修低聲笑笑,“你很期待?”

    他這樣的反應,安淺倒是放心了,她默默退開了一步,一本正經的解釋:“我是怕你到時候給自己惹了麻煩。”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