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45、神祕香水味
    45、神祕香水味

    徐珊珊說他們有約會的,就看陸雨澤怎麼說了。

    我一直盯着他的表情,試圖能捕捉到他臉上,哪怕是一絲的猶豫或者害怕被拆穿之類的情緒也好。

    陸雨澤一直看着前方,問:“怎麼這麼問?”

    我說:“沒有,就想着如果你沒約會,我們不在家做飯,出去喫。”

    “你不上班?”

    “星期天還上班,你想做死我?”

    陸雨澤笑了笑,說:“還以爲你新老闆會讓你們加班。”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星期天是公衆假期,料李遠風也不會這麼殘忍讓我加班吧。

    我說:“不會吧,我又不是機器人。”

    “可你把你的新老闆說的很殘忍。”

    他的話戳到我的痛楚,我對李遠風不免又加深了幾分討厭。

    想着回家還要整理部門資料,我就抓狂,真想把那些資料全都扔到車外去。

    紅綠燈,車停下,我對星期天的問題念念不忘,又問了一次陸雨澤。

    “再說吧,如果沒事的話,應該沒問題的。”

    他狠不確定的語氣,讓我更加確信,他跟徐珊珊有約在先,肯定會拒絕我的約會的。

    想起楊玲說過,如果懷疑他,就跟蹤他好了。

    我抿了抿下脣,說:“要不算了,如果你沒空的話,我約楊玲吧。”

    陸雨澤立刻提出反對,“不行,你最好少點跟她接觸,她會帶壞你的。”

    “我又不是張三歲……”

    那麼大的人,還會被帶壞?他真是老爸性格。

    “你在我眼裏,永遠都是不成熟的。”他說了這麼一句。

    下一秒,又補充道:“我就喜歡你這種小孩子性格。”

    我嘟起了嘴,“我哪裏不成熟了,你說。”

    “喫醋算不算不成熟?”

    “廢話,當然不算,那是自然反應。”

    女人都喜歡喫醋,不喫醋的話,她都不是真心愛那個男人了,是吧。

    我承認我昨天的確有點過了,打電話給他還哭得要死,現在想想還真是跟個小屁孩一樣不成熟。

    我當時應該冷靜點,然後用力冷漠的態度,等他回來後再旁敲側擊的問他的,我太沖動了。

    陸雨澤轉頭看了我一眼,所有所指的說:“你一定在想昨晚的事,怎麼,還在喫醋?”

    “我哪有……”

    “沒有就好,有些事解釋多了就成了掩飾了,我不想你胡思亂想,那樣對身體不好。”

    我徹底的閉上了嘴。

    反正不管我怎麼說,他都會用很完美的關切的口吻讓我乖乖的閉嘴之餘,心裏還會帶着莫銘的感動。

    晚飯不想回家做,兩人就在樓下的小喫店隨便吃了點東西。

    回到家後,該洗澡的洗澡,該看電視的看電視,洗完澡的一邊看電視一邊玩遊戲,沒洗澡的就要立刻去。

    我抱着衣服,順手抄起手機,溜進洗手間,給楊玲打了一通電話求救。

    楊玲說:“那就跟蹤他,我那天有空,我陪你去。”

    “這樣好嗎?”要是被他發現了,會不會說我不信他?

    楊玲說:“怕啥,被發現就被發現,就說你不放心他,就跟着來了,說不定還能捉姦在場,到時候就跟他離婚,順便要分手費。”

    “你就知道錢……”我噴她。

    她說:“這個世界沒人不愛錢的,說不愛錢的都是因爲太窮而自我麻醉而已。”

    我記得很多年以前,因爲想要考大學,我差了幾分纔到高中線,我媽就到處借錢,硬是接了幾千塊,買夠了分數,將我塞了高中。

    那幾年,我每次去飯堂打飯,都是打二兩米飯跟一塊錢的菜,多了,一個月的伙食費就不夠用。

    早上我總是第一個衝向食堂,因爲早點去,會有很便宜的齋腸粉,而其他的都比這個貴。

    楊玲說的對,錢對於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

    只不過我不太贊同她的說法,可我沒反駁,只是說到時候在我家門口聚頭。

    我聊了很久,忘記了洗澡,直到陸雨澤在外面拍門,我才快速的收起手機,開了蓮蓬頭。

    可陸雨澤還是不依不饒的拍着門,吼:“張筱雨,怎麼那麼久,你說句話。”

    “剛在蹲坑!”我回了一句。

    外面沒了聲。

    洗完澡出來,看到電視上剛好播出一段大婆當街打小三的視頻,我順口說:“哎呀,真可憐,如果是我,我一定採取懷柔政策來對付兩人的。”

    陸雨澤看了過來,饒有興趣的問:“什麼懷柔政策,說來聽聽。”

    我疑惑的說:“幹嘛告訴你,難道你也有小三?想套我的話好對付我?”

    陸雨澤皺了皺眉

    ,低頭看着手機沒再說話。

    我感覺自己的語氣有點重,就坐到他身邊,摟着他的手臂輕聲細語的問:“老公,你想喫宵夜嗎?”

    他立馬放下手機,說:“你餓了?我去做。”

    “不是,我是怕你餓了。”我撒嬌般黏着他,爬上他的大~腿,戳着他的胸肌說:“還挺結實的呢,是辦了那種一年的年卡麼?”

    “嗯。你要不要一起去?”他摟住我的腰,用額頭抵着我的。

    兩人靠的太近,他身上的荷爾蒙味道全都飄進我的鼻腔,我感覺我要醉了。

    “我忙死了,哪有時間啊。”

    在差點就主動獻身的一剎那,我還是抵着他的胸膛,離開了一點點,保持距離。

    陸雨澤又湊了過來,低低的說:“你的臉怎麼紅了。”

    我說:“你是不是噴了什麼香水?”怎麼這麼香,他的沐浴乳不是這個味的。

    陸雨澤驚奇的說:“你終於聞到了,我去拿給你看。”

    他的手臂一用力,將我抱回沙發,蹬蹬的跑回房間,拿了一個小瓶子出來,遞到我面前。

    “我本來想要送給你,卻又怕像那隻口紅那樣你不喜歡還送給別人,你看看喜不喜歡。”

    什麼鬼?

    香水?

    我從來都不擦香水的,他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最近不是給我買口紅就是香水,他這是在幹嘛啊。

    那個瓶子很小很小,只有小尾指那麼一丟丟,我擰開蓋子,一股異香立刻撲鼻而來。

    等我擡頭時,卻發現陸雨澤比平時更加帥氣,而且陽剛氣特別濃烈。

    愛情催化劑……

    瓶子上是這麼寫的。

    哪裏是什麼催化劑,分明就是催~情劑。

    我連忙擰緊瓶蓋,問陸雨澤,“誰給你的?”

    陸雨澤坐到沙發旁邊,一手搭着我的肩膀,說:“珊珊介紹的,她說是國外最新的產品,我嗅着還不錯,就買了。”

    “她讓你買你就買?”我把香水砸到沙發上,大聲的說:“你真是個豬腦袋,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鬼,這是勾引女人的香水,只適合男人用,還有女士專用的,你不會看上面的字嗎?”

    陸雨澤愕然的看着我,問:“真的?”

    我扶着額頭哀嘆,我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老公啊,買錯口紅就算了,還買了一瓶勾引女人的香水。

    “你有試用過嗎?”我問他。

    他說:“當然沒有,那麼一點點,我還想留給你的,沒想到是男士專用的。”

    他拿起了香水瓶子,皺眉看了幾眼,隨即扔進了垃圾桶。

    我立馬撿起來,“幹嘛扔掉,很貴的。”

    “你知道價錢?”陸雨澤笑着問。

    我白了他一眼,“聽說這種東西已經不出了,徐珊珊怎麼還有。”

    陸雨澤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那個女人心機還真重,表面看起來是在關心我倆的夫妻生活和不和諧,實際上卻在害我們。

    要是陸雨澤塗了這種東西出去,肯定招蜂引蝶,到時候我又喫醋,又跟他吵架,那我們就永無安寧的日子過了。

    想想都覺得可怕。

    我把陸雨澤的臉掰了過來跟我對視着,認真的對他說:“以後看到徐珊珊就小心點,不然她把你吃了你都不知道怎麼死。”

    “哪有那麼嚴重。”陸雨澤不以爲然。

    我說:“女人心海底針,等嚴重的時候,你就後悔了。”

    自從這個女人出現之後,我跟陸雨澤之間就不是那麼的和諧,她彷彿是我倆中間的一道坎,還是很飄忽的坎,一會出現一下,一會又不見。

    我倆吵架都是因爲她。

    星期天,陸雨澤起得很早,還真的穿上了西裝,打起了領帶。

    那一身衣服,都是我沒有見過的。

    他不知道我一夜沒睡,直到他換衣服的時候,我的眼睛還睜着一條縫,把他脫衣服,穿衣服的過程一點不漏的全看在眼裏。

    末了,他還扯了扯領帶,表情看起來非常的不耐煩,後來還是把領帶扯了下來,扔回了抽屜。

    都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陸雨澤換了一身黑色的西裝後,簡直變了一個人,180的身材隱藏在西裝底下,加上天然栗色的髮質,簡直堪稱完美。

    我看傻了眼,第一次感覺到,原來我老公是這麼帥的,難怪那麼多花蝴蝶老是想靠近他。

    沒錢不重要,有顏值就行,何況,以他的職位跟收入,想要找個美女,簡直易如反掌。

    我越想越膽顫心驚,在他離開家門的一刻,就從牀~上彈起,快速的跟楊玲取得聯繫,然後洗刷換衣服,衝到樓下等楊玲。

    楊玲不到十分鐘就到了,一身黑色的長裙,看起來很搶眼。

    我說:“我們現在去跟蹤,你怎麼穿的跟走秀似得。”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