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真假千金聯手了 >原是夢中人
    掰扯明白戴重臺婚事爲何成了京中的大新聞,戴老太太和劉真儀一路再無話可說,都用憐惜的目光凝視着趴在戴老太太懷中沉睡的女孩。

    因着戴老太太示意婆子,走得更穩當些,平日去西山洪福寺只要走兩個時辰就能到的路程硬是耗到漫天晚霞纔將將趕到洪福寺門口。

    年輕和尚道墟得到戴家僕人今日前來的通知,早早守在廟門外等候,這時候已經累得坐在門檻上和灑掃寺院的師兄弟們閒談了。

    遠遠聽到馬車上懸掛的銅鈴聲,趕緊拍拍褲子起身迎接。

    道墟雙手合十,見人先念了聲佛,態度客氣卻不卑不亢地問候:“老夫人、夫人舟車勞頓,小僧等候多時。妙果院已經灑掃完畢,院中有水井和處方,可以自行生火造飯;若是需要齋菜,還請老夫人、夫人提前通知寺中僧人準備。今日晚了,寺中已經備下素齋,寺中簡陋,若有什麼缺少的,請老夫人、夫人見諒。”

    “辛苦小師父,是我們叨擾了。”戴老太太笑眯眯的回話,對着跟隨而來的婆子吩咐將一早備下的藥丸拿過來,和氣地說,“復原活血丸是家裏改了藥房製成的蜜丸,藥性雖然略下降兩成,但勝在方便保存,不必你們再辛苦煎藥,丸劑的藥性也持久,放個十年八載都是不懼的。小師父了每日訓練辛苦,這要專門治療跌打損傷後淤血疼痛,小師父存上幾顆,用的時候拿溫水化開喝下便可。”

    “老夫人上回送的湯劑,淨空師叔喝下之後覺得好多了,沒想到您只聽說廟中煎藥不方便又改成丸劑送來了。多謝老夫人,老夫人菩薩心腸”道墟高興得臉都紅了,抱着約莫一尺厚的藥匣連連道謝,蹦蹦跳跳地抱着藥匣回去寺中,像只快樂的小鳥。

    道墟離去後,重臺下車,攙扶戴老太太進去妙果院。

    妙果院是個一進的小院子,佔地面積不大。戴老太太住正房,戴夫人住在東廂房,重臺住西廂房,其他丫鬟婆子一起住在進門處的倒坐房裏,至於馬伕和其他男僕則去寺廟中與僧人們同住,不與女客混居。

    重臺住的西廂房和正房之間夾角里載着一顆活了三十多年的山楂樹,山楂樹生得枝繁葉茂,夏日裏濃綠色的枝葉幾乎遮蔽了全部陽光,只在院中留下一個個深淺不一的綠色光斑,十分喜人。因爲山楂能夠健胃消食、活血化瘀,戴老太太一直很喜歡,哪怕洪福寺還有二進的客院,還是一直堅持住在妙果院。

    “瞧,開始掛果了。”戴老太太指着樹枝,笑眯眯地拍了拍重臺的手背,“是好兆頭,希望咱們重臺的婚事也順順利利的,以後咱家養一羣孩子,哪個有天賦就讓哪個接掌家業。重臺也能老了以後像我一樣,享兒孫福。”

    “有祖母和爹孃在,以後不管誰上門做贅婿,犯錯就罰他抄寫醫書,看誰敢不老實。”重臺一點不羞澀的跟着說笑。

    戴老太太想起孫女小時候頑皮,總喜歡扮成男孩偷偷跟着兒子進太醫院,一旦抓住就被戴玉林按在太醫院裏面罰抄磚頭厚的大部頭醫書的趣事,樂不可支。

    她點着重臺鼻尖說:“你這狹促鬼”

    僕婦把帶來的行李擺放好,伺候着三個主子擦洗換衣後,取來素齋。

    洪福寺時常接待達官貴人,廟中素齋做得口味極佳,若是不知道的甚至猜不出尋常食材竟然能做出味道幾乎僞裝成肉食的齋菜來。

    戴家上下都不信佛道,但入鄉隨俗,把寺廟當成旅遊景點總要遵守洪福寺的規矩,不好搬出大魚大肉惹僧人們煩擾。

    洪福寺的齋菜很好的拯救了她們的味覺。

    用過飯後,僕婦們將清晰乾淨的杯盤送回。

    戴老太太飲了一盞消食和胃的藥茶,這纔不緊不慢的對重臺說:“我給鎮一法師下過帖子,請鎮一法師給你批命。鎮一法師說,不計何日,讓我來的當天晚上帶你過去。重臺,我們走吧。”

    重臺雖然不明白戴老太太根本不信佛,怎麼還要約鎮一法師給自己批命,但依舊乖乖起身。

    祖孫倆帶上四個丫鬟,重臺扶着戴老太太往洪福寺中去。

    路上許多僧人在大殿中做晚課,但沒有一個分出目光給他們,越發顯出洪福寺管理嚴格,僧人們也不是些平凡之輩。

    殿後,迎接戴家人的道墟等候着,見到戴老太太行禮,“老夫人、小姐隨我來。”

    他們繞過大院,來到一處廣闊的平臺,重臺仰頭能夠清晰的看到天空中明亮的星子。

    白日裏被光照射得流光溢彩的琉璃瓦此時陷入沉寂,只在院落之間掛着幾隻絳紗燈。寺中飄着誦讀經文的聲音,讓人不由自主陷入精密的氣氛。

    重臺豎起耳朵,辨認着僧人誦讀經文中偶然響起的蛙鳴,嘴角輕輕翹起。

    “師父在裏面。”道墟再次行禮後離去。

    戴老太太讓丫鬟們在門外等候,帶着重臺進門。

    一個看起來和戴玉林年歲相仿的白胖和尚穿着袈裟坐在位置裏,笑得十分和善。如果不是和尚光着頭,重臺實在難以想象,這個看起來像個賣貨商人的白胖子竟然就是名滿天下的鎮一法師。

    鎮一法師這種圓滾滾的身材,到底是怎麼一個打三十幾個,還把山匪傳承糖葫蘆送去告官的

    重臺看着鎮一法師,依舊對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老夫人想要給令千金批命麼”鎮一法師臉上笑容不變,搖頭道,“像您這樣的積善之家,何必窺探天命,走吧走吧。”

    鎮一法師什麼都沒說,可這話的意思就等於重臺一輩子能夠逢凶化吉、平安順遂。

    戴老太太頓時垂下肩膀,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她笑着推重臺,“快謝謝法師。”

    重臺鄭重行禮,“多謝鎮一法師。”

    戴老太太隨後吩咐:“重臺先出去玩一會吧,我還有些事情想要同法師商量。”

    “是,祖母。”重臺起身離去。

    戴老太太轉頭和鎮一法師說起孫女婚事困難,把戴玉林跟她說起過的幾家男兒利弊講清楚,苦惱道:“其實鬧到現在,重臺需要找個上門女婿的事情京裏各家都知道得差不多了。我們戴家看得上的,人家根本用不着兒子做上門女婿。原本勤快上門,有意與重臺做親的幾家,更是藉口進學、生病,躲得遠遠的。您說這算什麼事吶”

    “重臺現在還沒滿十二,家裏不着急 ,人選可以慢慢挑。但老婆子想請法師幫忙出個主意,讓人把視線從重臺的婚事上移開。”

    鎮一法師認真地盯着戴老太太看,面色變得十分微妙,停頓片刻才說:“老夫人只想世人關注的事情從小姐婚事上移開那倒不難,此事很快便能迎來轉機,老夫人無需爲了此事擔憂。”

    “那可真是太好了。”戴老太太撫着胸口長出一口氣,臉上憂慮之色大減。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