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23章 第 23 章
    蘇御坐在主座上,沈晏手持佩刀立在身側。

    面前站着一個一臉奸滑的男人,一身錦緞玉綢,面色紅潤完全沒有受着災情影響。

    在他身上也着實能瞧得出這江南風水養人。

    “你這府中是什麼狀況,孤一清二楚。”

    “不用給孤裝糊塗。”蘇御筆直地坐着,手輕輕搭在扶手上,有節奏地叩擊着。

    話語雖清冷無力,但那雙幽深無底的眼眸靜靜地望着眼前的人。

    黑亮幽深能吞噬靈魂,寒氣不斷蔓延,讓人不由一顫。

    狡猾的康明心間升起一股寒意,身子不由一抖,不過他可不是嚇大的。

    管他面前是誰,他依舊‘不卑不亢’。

    這天高皇帝遠的,他這個名存實亡的太子又能奈他何。他既然敢做,那就沒在怕的。

    上面發話了,最好讓他名正言順的——走不出這濟州城。

    想着底氣足了不少,高昂起下巴,目中早已無人。

    詭辯道:“呵,太子殿下,康某這一沒偷,二沒有搶的,何錯之有?”

    雖然朝堂明文規定,爲官者不得從商,但這整個國家大大小小的官,會有幾個乾淨的。

    商人的地位低下,可是那豐厚的利潤想想都讓人眼紅。

    “我身爲父母官,要爲這一方百姓考慮,我要是死了,這一方百姓怎麼辦?”

    這般醜惡的嘴臉就連身旁穩重冷靜的沈晏都看不下去了,心中滿是憤恨。

    蘇御叩擊的手指猛地停住,輕輕擡頭,冷冰冰地望着他,“要試試?”

    清清冷冷,帶着森森鬼氣。

    望着他蒼白的臉色,眼前的人宛如幽靈一般,望着他的眼神,感覺魂魄都被吸取了。

    康明的腿不由地抖了抖,人一下子沒了勁兒,後脖頸一涼,人本能的往後挪了一小步,“你……蘇御,就算你貴爲太子,也不可亂用私刑。”

    不知爲何,他心裏覺得他幹得出這事,雖然在朝堂上沒有人站在太子這邊,可是皇上寵愛他,怕是他把這大啓的天都掀翻了,也無人能威脅他的性命。

    蘇御眉眼見沒有蘇衍那逼人魂魄的氣勢,因爲自身經歷和身體原因總是給人一副陰陰沉沉的感覺,那孱弱的身子當真感覺好欺負極了。

    不過也只是他這無慾無求性子,懶得理會這些人。

    他向來不記仇,因爲真的忍不了當場直接把人幹掉了。

    他早就不是當初那個人人揉搓的病秧子了。

    薄脣微動,“孤願意。”

    …

    城內的境況較城外也只是稍好幾分,一眼望去能瞧見幾個人影,都是面黃肌瘦恍如枯材。

    但這潛在的危險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一路南下,他們的所作所爲都落入奸人眼裏,應該謹小慎微。

    且不說林蕭安,就單說蘇御、蘇衍他二人,想他們死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殿下。”洛南枝踏着月色,一路到蘇御的住處。

    前腳剛進去就瞧見一個黑衣人,那人清眉目秀的,眼中滿是警惕地打量她。

    蘇御看了人一樣,開口:“下去吧。”

    男人掃了她一眼就轉身離開了,她的眼神注視着男人離開,眉頭皺了皺,不知在思索什麼。

    “他叫何林。”蘇御注意到她的神情,輕聲解答了她的疑惑。

    何林?

    那人是……何林?

    洛南枝顯得有些震驚。

    蘇御身邊有三個主幹人員,這個何林到蘇御身邊時間最短,不過二栽有餘。

    這三人也是性格迥異,各有不同。

    沈晏沉着冷靜,心思縝密,這也是他貼身照顧在蘇御身邊的原因。

    同他是兄弟的沈卓恰恰相反,魯莽易怒,一腔少年意氣;

    而這個何林與二人異端,年紀比二十出頭的沈家兄弟小兩歲,倒是與蘇御有幾分相像,孤漠寡言。

    何林怎麼在這兒?

    越是細想,洛南枝就越心慌,臉上的笑意緩緩收住,“小六子,蘇御是不是……在查周怡青之死。”

    他認爲這是他噩夢的源頭,如果周怡青沒有死,至少他的心靈還有個慰籍。

    666翻閱小說,侃侃而道:“根據小說劇情,他是在故事發展到二分之一時才知道真相的,具體是怎麼知道的,書中沒有寫明。”

    咬咬嘴脣,憤憤道:“這個作者,沒頭沒尾的,怎麼感覺這書裏的原由都沒有說清楚。”

    她心裏很糾結,要不要不告訴蘇御真相。

    怎麼告訴他?

    怎麼讓他不起疑?

    還是……靜待小說發展,靜靜陪着他。

    因爲……她改變不了的。

    蘇御主動開口,“阿枝,深夜爲何還未眠?”

    “我來瞧瞧,有沒有我能幫得上的忙。”洛南枝收起了眼底的情緒,笑道。

    “怕是不能施展阿枝的才智了。”蘇御說話很溫柔,這些事並不想讓她憂心。

    他並沒有說讓她不要管,更沒有說她幫不上忙是會添亂,只是很溫和地說殺雞焉用在牛刀。

    說着擡手向她而來,洛南枝有些錯愣,瞪大了眼望着他。

    他……

    人一點點靠近,她並沒有躲閃,心撲撲直跳。

    蘇御身上自帶的藥香撲面而來,讓人神清氣爽。

    擡手向她的頭上而去,原來是髮簪上的流蘇被頭髮勾住了。

    瞧着人面前人的反應,他忍不住笑了。

    輕輕地將流蘇解開,垂手捋捋。

    只一秒,流蘇上的幾顆珠子不見了蹤影,蘇御的眼神也變得陰冷狠烈,只見玉白色的珠子在手心。

    手只是一個小小的幅度,珠子就飛了出去,窗紙破了洞。

    寂靜的四周,一陣風颳過,傳來幾聲東西到地聲音。

    擡手皆可奪人性命。

    蘇御依舊一副清冷寡淡的模樣,眉眼間帶着不語言表的柔情望着眼前的人。

    方纔的陰冷瘋魔消散而空。

    反應過來是自己想多了的洛南枝,尷尬地移開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擡手拍了拍腦袋,我在期待什麼呀。

    入眼都是她,蘇御輕咳了幾聲,“想知道我在苦惱什麼嗎?”

    “殿下願意說?”亮起了眼。

    蘇御示意人坐下,“我在想,這眼下能解決這一方百姓的溫飽,可是若這老天爺不賞臉,該怎麼辦呢?”

    “江南一帶是魚米之鄉,就單說萬縣就有天下小糧倉的美稱,也就是說這來年一年內,除去江南其他各地糧食也會漲價或是缺乏。”

    眼下無論是兩季稻還是三季稻都過了種植時節,這古代的生產量本就比不上現代的,更別說受這快兩個月的旱災影響。

    能解決這半年的溫飽都是問題,更別說留下種子來年播種啦。

    這對整個大啓都會有影響。

    洛南枝:“那殿下眼下可以有解決之法?”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