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24章 第 24 章
    顧淺月停下了腳步,並沒又回答他的問題。

    “讓我猜猜,”林蕭安環抱雙臂靠着柱子,擡眼間都是少年志在四方的意氣風發。

    說着起身,圍着她踱步繞圈,頭頭是道地分析着,“你不會武功,這一路是凶多吉少,他不會不知道,帶着你明顯就是個…累贅。”

    “但你會醫術,所以這是他必須帶着你的理由……也是你的籌碼。”

    有模有樣地說着,語氣沒有了方纔的玩世不恭,眼眸也變得深邃有力。

    林蕭安很聰明,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宋謙並不是蘇衍的下屬,顯然他們之間達成了某種合作。

    可是,是什麼讓蘇衍這個堂堂的平南王甘於同他這個小小的醫師做交易。

    莫是這個宋謙手裏有蘇衍的把柄?

    “所以……蘇衍受傷了,亦或是中毒了。”說着,看着她的眼,多了狡黠。

    上次獵場殺手衆多,不難猜想這其中是不是有皇上的人。

    當今皇上別看表面是個賢明和善的君主,但內心也不是什麼好人。

    倘若真的是什麼善類,也坐不到這個位置。

    當初和他打下天下的,除了他晉王府和張家還真沒幾個好好在朝中活下的。

    他不會也不能直接下令殺了蘇衍,不過蘇御要是初登大寶,穩住朝堂局勢確實需要一個得力助手。

    他和蘇衍都是很好的選擇,這個老皇帝果然老奸巨猾。

    顧淺月微微斜眼看着他,泯然一笑,“林世子,真聰明。”

    大氣平靜,毫不避諱,完全沒有被人拆穿了的慌亂。

    告訴他又何妨,他已經猜出來了,若是否認,這人怕是更加急於證實自己的猜想。

    平南王和林世子二人結怨,這是整個上京都知道的,已經是一個擺在明面上的事了。

    二人皆在的場合,衆人也是瞭然於心。

    當初進入軍營時,二人也是相仿的年紀,按理應該是一對上陣殺敵的得力干將,二人卻偏偏結了仇。

    其中原由外人也不是很清楚。

    早間耳聞說是林蕭安開口調侃蘇衍的生母,是真是假也只有二人知曉。

    在朝堂上也沒少互使絆子,可是上一世這兩個大啓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沒一個善終。

    蘇玄……真狠。

    也不知爲何皇上會選他二人護送太子來……

    “本世子向來聰明。”

    既然祕密已被揭曉,她更沒有跟他交談的理由,顧淺月直接越過他徑直離開。

    “你回來,我還沒說完呢。”說着直接抓住了顧淺月。

    慣性而致,人直接倒在他的懷裏。

    一直清香撲來,懷裏的人格外柔軟。

    二人眼神一對視。

    顧淺月猛地把人推開,怒目而視。

    林蕭安傻在原定,眨了眨眼目送人離開。

    剛纔是怎麼回事,心跳好快。

    …

    看了650秒廣告的洛南枝,從掃描結果而知這賑災的物資放在了這府中的荷花池下。

    “這些古人就稀罕整這些個密室暗牢什麼的。”

    洛南枝:“小六子,你有沒有什麼祕密空間什麼的?”

    666:“如果你好好工作,我就可以升級,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就可以擁有了。”

    “……”哈,這傢伙真敬業,企業文化貫徹到底啊。

    僵笑着臉,嘆息道:“六啊,你不得十佳系統,誰得啊,不給你我都覺得有黑幕。”

    不說還好麼,一說666就是一把辛酸淚啊,幾度哽咽,“嗚嗚……可是…可是…上次就沒給我啊,”

    “嗚嗚,老大說我的業績夠了,可是另一個是老闆的親戚,所以……所以就就…哇哇……”

    她直接傻了,耳邊淨是666慘絕人寰的哀嚎聲,咬咬牙僵着腮幫子,等這個小夥平靜下來了纔開口,“你們系統也搞…這套?”

    天吶,真是不好混啊,系統界也搞裙帶關係,走後門。

    嗐,666每天都在刷新她的認知。

    666捂嘴忍住哭腔可憐兮兮的,連連點頭,“嗯嗯。”

    “呵呵,真……人性化啊。”沉默了會兒,還是忍不住問了,“親戚?什麼親戚?”

    對方是抽抽搭搭地回:“老闆自己敲的。”

    “哦~太子爺啊,難怪你這麼不待見蘇御。”

    666立馬收起慘兮兮的樣子,狡辯着,“纔沒有呢,你不好好上班他有很大部分責任,他給你帶來的只有墮落,無盡的墮落!”

    洛南枝:“……”

    她現在越發迷惑,這到底是個什麼東東啊,她不會是在什麼實驗啊,遊戲裏吧。

    在這些世界穿梭,她都快麻木了。

    記得自己在熬夜改畢業論文,昏死過去了,醒來就到這個世界了。

    突然想起什麼,一下子就更不開心了,“六啊,我……我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世界,是不是……”嚥了咽口唾沫,“是不是回到我來的當天?”

    666:“當然啦,我們是不會耽誤宿主在現實世界的時間的。”

    她臉上一抽抽,冷吸一口氣,擡手捂住胸口,怎麼心臟突然有點疼啊。

    都是命啊,兜兜轉轉一大圈還是回到了原地。

    666是爲了十佳系統,那她是……圖啥呢?

    蘇御見她捂住心口,一臉哀怨,手在伸出的一瞬間就壓制住了,躲閃的視線,問道:“可是不舒服?”

    言語沒了平常的淡漠,有些顫抖混亂。

    他還是不能放下心中的芥蒂觸碰她。

    只是在她有危險的時候,才能不顧一切,剋制不住的出手。

    洛南枝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心思,反應過來後順着方纔的話題繼續說道:“乘熱打鐵,不如今夜就去探探,以免夜長夢多。”

    蘇御平靜地抿抿嘴,“也好。”

    要不被懷疑,自然而然地將目光聚集到荷花池裏,她自是不能太過於刻意地提醒和引導。

    誰沒事會想到那兒呀。

    二人先到書房,再到臥房,祠堂,衙門都摸了一遍,皆無所獲。

    她將目光投向蘇御,“殿下,這東西會不會不在屋內?”

    二人準備回房,蘇御一臉深沉,顯然在認真的思索着,或許是他的思路錯了,他能想到的那些人自然會考慮到。

    洛南枝跑在前面故意選擇了路過荷花池的路,蘇御默默地在後跟着。

    面前的少女,笑靨如花,靈動的如精靈。

    他癡癡地望着,這一刻,他想活着,和她好好活着……

    洛南枝緩緩放下了腳步,望着面前的除了湖水一覽無餘的池塘。

    蘇御順着她的視線望去,眉頭緊縮,這個荷花池?

    ……

    找到了物資,蘇御就將康明這個不負責的知府囚禁起來,開始着手安排整頓災民。

    等地秋後處置。

    在朝廷發放賑災物資時,他就派人暗中監察,所有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