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26章 第 26 章
    ???

    今夜的夜也是霧濛濛的,黑壓壓一片,無明月,不見星辰。

    重重夜幕下,兩人在院子裏。

    她站在身後望着他坐在石凳上的背影。

    從城西回來後,蘇御就沒再說過話。

    他從未想過,他苦苦追查的真相是無法接受的結果。

    是真是假,他心裏似乎早有了結果。

    “阿枝,”男人終於開了口,“知道我是怎麼回大啓的嗎?”

    帶着溼氣的風吹來,他的身影顯得那麼的單薄無力。

    這段時間爲了災情之事忙碌,讓他這病弱的身體喫不消了。

    臉色比往日更顯蒼白無色,一股破碎嬌弱感撲面而來。

    洛南枝上前坐下,沒有說話,他願意說她便聽着。

    這些過往都是他不願言表的痛,他們就像刺一般深入他的皮肉。

    找不到,看不到,拔不出,隱隱作痛,擾得人不得安生。

    他望着天邊,兩眼空洞,有些酸澀,喃喃而語,“因爲我,兩國戰事延遲一年多;因爲我,煙雲四洲,拱手讓人。”

    “整個大啓的人民都痛恨我。”

    “我永遠記第一次踏入這片土地時,迎接我的是什麼。”嘴角揚起一抹苦笑。

    寡淡無情的聲音有了一絲悲傷,蒼白又無力。

    “第一次見到那個男人時,他眼裏那一閃而過的恨意,永遠烙在我的心裏,揮之不去。”

    那個眼神比所有的一切的都扎他的心。

    他以爲是從一個滿是黑暗的世界到了一個光明溫暖的世界,到頭了只是一個黑白的世界。

    她知道,所有的一切。

    親眼目睹。

    蘇御的馬車緩緩駛進大啓的邊城,所有人都怨恨憎惡他。

    明明是回家,卻偏偏像個遊街示衆的死刑犯。

    罪孽深重,罄竹難書般。

    咒罵聲、污穢之詞、爛菜葉、唾沫星子……

    這是……他對他的臣民的第一印象。

    沒有人因爲他的到來喜悅,他們都認爲他死在大梁最好。

    縱是他的心已如三尺寒冰,面對這樣的情景也難免心塞。

    少年眼裏僅剩的一絲光,就此隕滅。

    “有我呢。”忍住了眼裏的淚光,擡手捂住他冰涼的手。

    她不知道說什麼,感覺說什麼都不對。

    這是最壞的結果了嗎?

    不是……

    第二日一早,她就被吵醒了。

    “銀翹,外面怎麼啦?”

    外邊來來回回的腳步聲,熙熙攘攘的話語聲。

    “皇上命人三百里加急傳旨,命太子即可啓程回京。”

    洛南枝直接脫口而出,“回京?這臭老頭又在搞什麼,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啊。”

    666:“啊呸,渣男。”

    “你怎麼這麼義憤填膺啊。”

    它插着小腰,氣鼓鼓的,“哼,宿主,我准許你這個世界不完成任務,大不了你不去夏威夷了唄,就當放假了。”

    “呵,還准許,姿態擺挺高的啊,小東西。”她最近精神全在蘇御身上了,沒時間搭理它,反倒助力了它的成長。

    洛南枝:“不是,我真能去夏威夷?”

    “當然啦,在送宿主回去現實世界之前我們都會爲宿主提供一次愉悅身心的假期,怎麼?你心動了?”

    不等她回答,666義正言辭地說道:“心動了也沒有,老實擱這呆着吧,讓你作。”

    洛南枝:“……”

    其實它的內心應該還沒有放棄讓她上班的願望,畢竟關乎它的終身大事,可能只能無奈答應,從而找了個安慰自己的理由罷了。

    “不過,你要清楚什麼可以做,什麼絕不能做,我可不想徒勞一場,積分清零。”666哼哼道。

    “放心吧,小東西,姐姐我自有分寸。”

    太好了,666終於不念叨她了,反正它說了,要敢反悔——懟死它!

    銀翹回答她的問題,“說是遭了夢魘,憂心殿下,寢食難安。”

    其中原因,不言而喻。

    聖旨已下,蘇御現在是騎虎難下。

    災情現在處理的有條不紊,走了,會落人口舌。

    不走,違背聖旨,還是一大罪。

    那老太在他們走後就被人殺害了,一寡二童葬身火海。

    隱藏在歲月下的祕密,被人拉扯出了縫隙。

    最終一行人在濟州多呆了幾日,安排好一切。

    將康明革職查辦,任命這段時日協助處理災情的劉元朗爲新知府,才踏上回京之途。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鹽城。

    客棧房間內…

    蘇御端着藥,輕輕攪了攪,舀一小勺道嘴邊吹了吹,遞到她的嘴邊。

    洛南枝:“不用不用,我自己來,自己來。”

    他這樣,讓她覺得自己廢了似的。

    對方卻不爲所動,依舊擡着手,她僵着臉笑笑。

    勾着脖子,撅嘴抿了小口,好苦啊。

    臉色瞬間扭曲。

    可是擡眼一瞅蘇御那一臉認真的臉,她……

    喝完藥,他給她遞了幾顆去核的紅棗。

    “謝謝殿下。”她趕緊往嘴裏塞了顆紅棗。

    說實話,太尷尬了。

    她親戚來了,還是洪水猛獸,來勢洶洶。疼得她翻江倒海,臉色發白直冒冷汗,力氣都沒了。

    原主這體質,不可說啊。

    本來不打算留宿鹽城的,蘇御見她太難受了,執意爲之。

    喝了藥,終於好了些,她擡手想要觸碰蘇御,誰曾想對方卻反應很激烈,猛地躲開了。

    “你……”

    “大夫說碰不得涼寒之物。”

    他自小生的體寒,她這幾日碰不得涼寒之物,不好。

    “嗯?呵呵……”反應過來的洛南枝笑樂了。

    一股暖流呼之欲出,她是覺得好笑又好疼,“嘶。”

    “我又不是什麼嬌氣之人,碰得。”說罷一把拉過人來,坐在牀邊。

    手死死地攥着對方的手。

    “六啊,我好像有點喜歡這個傻子了。”話語間帶着幾分羞澀。

    666:“喲,還好像,還有點,分明就是喜歡,哼。”

    “……”這語氣怎麼跟個包租婆似的。

    “公費談戀愛,哼,萬惡的小情侶,我詛咒你們!”

    “你再說一遍。”眼眸一發狠,威脅道。

    瞧她一發威,它也不敢造次,“呃……呵呵,我祝福你們。”

    立馬切換推銷模式,“宿主,我這有《論如何戀愛的三十六計》、《拴住愛人的心》、《霸道太子的戀愛觀》,要不要考慮入手,從此戀愛小白成情感大師,實用且能開課,多賺啊。”

    她……現在連白眼都不想給它了。

    這傢伙真是絕了,滅絕的絕啊!

    想想,她當初要是有它這個股勁兒,論文什麼的,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

    可惜……莫得~

    “當然,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