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28章 第 28 章
    洛南枝的睫毛顫了顫,眼緩緩睜開,眼前霧濛濛的視線漸漸清晰,入眼就是陌生的淺色牀幔。

    這裏是……

    她只覺得渾身無力,五臟六腑像被掏空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個軀殼。

    喉嚨裏乾澀,瀰漫着濃烈的血腥味。

    耳邊傳來欣喜的聲音,“阿枝,你醒了。”

    蘇御寡淡冷漠的臉展露了難以掩飾的笑顏。

    她的狀況不好,蘇御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昏迷的這兩日,他心中萬分焦灼,又要處理城中瘟病之事。

    洛南枝喫力的爬起來,蘇御附身攙扶坐好,墊下枕頭讓她靠在牀欄上。

    “銀翹。”擡着手讓人給他遞上茶水。

    聲音和手的顫抖可以看出他又多開心。

    溫熱的液體順着口中流入乾澀的喉嚨,蒼白的臉色多了些血色。

    666:“宿主,回神了,我已經按照你的意思做了,開不開心啊,啊?”

    “你……”她還有些虛弱無力。

    “你真捨得,每次讓你花幾個生命值給我沖沖業績你都不肯,可是一到反派這兒500個生命值你都捨得。”666嘴裏依舊是叨叨個沒完。

    “氣死我了,氣死了,幸好這臭小子還有心。”一想到她爲了蘇御花了500個生命值買了個‘記憶消除器’。

    顧名思義,可以消除人的記憶。

    關於蘇御的血可以解百毒的事已經從衆人的腦海裏消除了,並將之改寫。

    這個功能不是有生命值就可以,還有等級限制,幸好她剛好夠。

    不然……

    她不禁感慨,彷彿一切就是命中註定一般。

    666笑嘻嘻的,“嗯嗯嗯,要不咱還是上班吧,我送你個‘前塵往事眼’。”

    她現在的生命值就只有幾百了,爲了蘇御已經用出去了大半。

    洛南枝:“不走賬面?”

    “呃呃……”一聽這話,它就平靜下來了,“這…這不好吧,財務那邊我不好交代。”

    這丫頭學精了,不好騙了,那……下次用蘇御試試?

    “那我不幹,上次你就是這樣,說送我然後悄悄給我划走了。”她現在可不是剛來時的小白了,一兩句就被它給唬過去了。

    畢竟缺德的事,666這個傢伙乾的得心應手,毫無心理負擔。

    不過她不知道,666已經在策劃新計劃了,轉移策略。

    “這個……這個……這次我不會了。”被點穿的666窘迫極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

    666慷慨激昂地說道:“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是什麼——是信任!”

    她冷不丁來句,“你是系統。”

    我要是真跟你講人與人之間是信任,那我就不是人。

    想騙我,門都沒有!

    666:“。。。”

    “有哪裏不舒服嗎?餓不餓,渴不渴,想喫什麼?”蘇御將被子掖好,一股腦的問了所有問題。

    他的記憶彷彿出現了錯亂般,百姓集聚客棧求他庇佑,江啓年出現,打傷了阿枝。

    這中間好像少了什麼。

    蘇御看着還在結疤的指腹,三道醒目的疤痕。

    替她把脈時,很清晰是中毒,中的還是暗香。

    摩挲着指腹上的傷疤,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蒼白的小臉彎脣笑笑,“我沒事。”

    聽到洛南枝醒了,其他幾人就過來瞧瞧。

    成江一見人沒事,說道:“太子妃既然醒了,太子是時候啓程回京了吧。”

    蘇祁正一聽說鹽城爆發瘟疫,讓蘇御回上京的計劃更加急切,連發了兩道聖旨。

    這次直接派了人來接。

    蘇御餘光一掃,寒光乍現,“孤的事何時需要你做主。”

    成江狠狠嚥下了這口氣,不情不願地作揖,道:“是草民逾矩了。”

    他不服蘇御,即便是這段時日在一旁瞧着,他的武功、才智確實都不輸王爺,但他就是不服。

    蘇衍這個王爺的名號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不像蘇御一出生就是太子,就集萬千寵愛。

    這些年,那個狗皇帝處處打壓王爺,每每都把王爺往死路上逼,這大啓的安穩可是他家王爺殺出來的。

    對於洛南枝,他更是不屑,在他看來她就是個蠢貨,若不是她王爺的兵權就不會被收回去。

    若洛南枝知道他心中所想,也是不知該笑他蠢還是天真。

    就算沒有她,蘇衍的兵權都會被收回的。

    就拿賜婚一事來說,爲何不直接賜婚於他二人,偏偏先是賜婚與林蕭安。

    就是看準了二人之間的恩怨,晉王自然知道皇上在猜忌什麼,這婚約是萬萬不能應。

    這樣一來,林蕭安退婚,鬧得越大越好。

    蘇衍一來是不願意被皇上支配,二來不會應下這被林蕭安不要的破鞋。

    收兵權,只是早晚的事,蘇祁正會有各種方法的。

    蘇御:“自己下去領罰。”

    “太子,本王的人本王自會處理,不勞您費心。”蘇衍說道。

    “那希望三弟不要給孤這個機會。”

    言下之意,看好你的人,如果被我處置,那隻能怪你管教不佳。

    輕輕瞥了身旁的沈晏。

    “請吧。”沈晏擡手示意成江。

    以前是以前,以後是以後,現在是現在。

    該處罰的必須處罰。

    成江:“你……”

    蘇衍開口呵斥了他,“成江,下去領罰!”

    幾人的較勁兒沒有引起一旁的顧淺月的注意力,她的注意力全在洛南枝身上。

    …

    他們現在在知州府內。

    晚膳後,洛南枝悶得慌,央着蘇御出來散散步。

    夜晚的風突然涼了下來,蘇御回去幫她拿了個披風,她在原地等他。

    背後傳來腳步聲,洛南枝以爲是蘇御,轉身一看,欣喜的笑臉瞬間僵住。

    “怎麼?是本王,你很失望?”人在看見是他時候,那帶着光的眼眸瞬間就暗淡了,肉眼可見的疏離和冷漠。

    夜幕下,走廊的燈光下,那醒目的面具,凌人的氣勢。

    “不然呢?面對平南王的到來,我該很期待嗎?”

    這要是期待,那他二人之間成什麼了。

    說完她準備離開。

    剛走出兩步,背後的人說道:“你就不好奇蘇御爲什麼會武功嗎?”

    她停下了離開的步子,定在了原地,直愣愣地看着他,冷傲又孤豔,“比起這個我更好奇,你爲什麼要跟我說這些,這樣會顯得你……有病。”

    最後兩個字加重了聲音,咬字更清晰,語氣還帶着不屑。

    蘇衍:“……”

    這個女人當真讓人討厭。

    “你真以爲很瞭解蘇御嗎?”

    這話惹得她一笑,“難道我瞭解你?”

    “……”

    這話確實讓蘇衍無力反駁,沒有錯,她不瞭解蘇御,同時也不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