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36 章 第 36 章
    ???

    “咳咳咳……”

    蘇御本該是本能的將人推開,可是不知爲何整個人都軟了,沒了力氣。

    努力的忍住,緊張到控制不住的咳嗽,可是人在他懷裏,只能不斷悶咳着,蒼白的臉色都憋紅了。

    洛南枝有些迷惑了,不知道人是爲了掩飾尷尬而假裝咳嗽,還是真的被嚇到了。

    想來也是,畢竟是時代觀念不同,這麼‘豪邁奔放’,人家還是個戀愛小白,蘇御怕是一時間接受不了。

    擡手輕輕拍拍他的後背,“你怎麼還是這麼容易激動啊。”

    “要習慣。”

    懷裏的人剛沐浴完,熱氣騰騰的,蘇御本能嚥了嚥唾沫。

    髮梢滴落下的水珠點醒了他。

    人很快就平靜下來了,

    “哈哈哈……”她忍不住笑出了聲音,“殿下,你好可愛啊。”

    蘇御:“別動。”

    只感覺一陣陣熱氣襲來,男人擡手置於她腦後。

    洛南枝乖乖站着,眨眼望着面前的人,以前看小說的時候,男主總會用內力給女主吹頭髮,現在算是親身經歷了。

    別說,自己的男人就是好用。

    待兩人都打理好後,躺在軟榻上,

    二人之間依舊是隔得天離八遠的,總不能一直這樣吧。

    洛南枝眼珠子轉了兩圈,忍住嘴角的笑意,人直接滾了兩圈就到了蘇御邊上。

    擡手就抱住了他的腰,對方先是一僵,反應過來後似要掙脫。

    蘇御也不知爲何在她身旁,反應越來越遲鈍了。

    “別動,冷。”

    手緊緊地攬住男人的腰,自然而然的靠在他的胸前,還往裏蹭了蹭,耳邊全是混亂的心跳聲。

    她只是……想靠近他,忍不住的想。

    聞言,蘇御那舉着想要扳開人的手,在無人看見的角落默默地放下,攥作拳頭,笨拙地開口:“我……涼。”

    他這身子毛病真的很多,在江啓年那呆了那麼久,醫術對他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有多糟糕。

    這要是炎炎夏日,他倒是挺樂意與她親近些,但這已是步入嚴冬的時節,自然還是保持些距離爲好。

    可是……本是這麼打算的,可是一瞧見人,早就亂了分寸。

    “所以,我怕你冷啊。”她笑彎眉眼,用着可愛軟糯的聲音在他耳邊說着。

    蘇御的心都要化了。

    她依舊能感覺到身旁人僵硬着全身,

    人也不知道哪裏來了勇氣,直接起身,雙手撐在蘇御腦袋的兩旁,雙腿跪在他身側。

    附身下去,柔順的秀髮順勢從她的耳後滑落,髮絲輕輕晃動觸動着蘇御的皮膚。

    蘇御瞳孔放大,雖然沒有燈光,但還是能依稀看清人影,呼吸都屏住了,內心那迸發的情感快要衝破理智。

    急促的呼吸在二人之間來回,胸脯不斷上下起伏。

    四周環境瞬間變得燥熱難耐。

    洛南枝只覺得喉嚨乾澀,紅脣微張。

    想要靠近,想要觸碰的欲.望呼之欲出,撐在兩邊的手死死地攥着牀單,“嗯嗯…我可以……幹壞事嗎?”

    蘇御:“……”

    這……這叫他怎麼回答。

    拒絕?

    可是佳人在前,這麼軟,這麼乖,拒絕的話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洛南枝趕緊解釋,“我……我不脫衣服。”

    兩人鼻尖相抵着,冰火交融,交疊着火熱的情.欲,只差一點火花,離人的脣只差毫米,“所以……可以嗎?”

    輕聲細語,小心翼翼地尋求意見。

    不說話就是答應了,反正他不會拒絕她的。

    在紅脣觸碰到的那一刻,

    “啊。”

    一陣旋轉,雙手已經被人束縛,二人的位置已經被調換。

    蘇御恍若高貴的君王,夜裏那雙明眸依然不減光澤。

    只聽見他低沉的聲音傳來,“不可以。”

    “那……”

    失落的神情一下子佔據了心頭,話還沒說完。

    冰涼的脣瓣覆蓋而來,手一點點地握住她的手,男人陌生而又笨拙地摸索着,親吻全都停留在表面。

    人是天生的學習者,對於更深處的探索的欲.望讓他很快就掌握了技巧。

    脣齒相觸、交纏,親吻不甚發出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大殿。

    她的手也自然而然地樓住了男人的脖頸,深切且渴望地迎合着。

    一番餘溫後,二人側身而眠,蘇御從背後抱住了她,指腹輕撫着她暴露的脖頸處,頭埋在她的耳朵邊,“阿枝身上好暖和。”

    “阿枝,我可曾說過,”

    “嗯?”

    蘇御很正經像發誓般,說道:“吾心悅汝,願奉一生。”

    突來的情話讓她少有的害了羞,但嘴裏依舊傲嬌着,“怎麼…突然說起情話來了。”

    “喜歡嗎?”他彎彎脣,手抱得更緊了。

    “呵呵……喜歡。”

    原本打算將情感止於禮法之內,這皇家終是不太平。

    心裏總有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她會離開。

    漸漸已經十二月中旬,大地已進入休眠狀態,寒風吹遍了掙個上京。

    天很冷,但今年的初雪還未到來。

    自那日後,兩人的關係就更爲親密了。

    出城的馬車上,

    蘇御把裹得厚厚的人抱在懷裏,洛南枝冷回頭問:“殿下爲什麼要見這個慧智大師啊?”

    書裏這個老頭也是個重要的人物,但是和蘇御似乎沒有什麼交集啊。

    “祭天大典,須他到場。”蘇御說:“順便拜會他老人家。”

    祭天之事乃是國家大事,眼看着冬至即將到來,慧智乃是佛家之人,在百姓中是德高望重之人,自然是要出席。

    順便也處理些私事,自記事以來,身邊就有個平安符,是慧智開光之物,想來那符還爲他擋了一劫。

    本來回大啓後就要來拜見的,可是被告知閉關,前些日子纔出關,又去講佛,一直沒有機會。

    坐在角落裏的銀翹,低着頭,默默抱緊了自己的雙臂,明明已經穿的那麼厚了,爲什麼還是那麼冷,這是爲什麼?

    666:單身狗沒有的溫暖,嗚嗚……(抹了把眼淚)還好我只是個系統。

    蘇御被單獨領路去拜見慧智。

    洛南枝來到佛堂,仰頭看着面前這座五丈高的金佛。

    看着高香不斷,繚繞這個大堂,功德箱裏的銀兩都快滿出來了。

    這個世界會有佛嗎?

    來都來了,拜拜吧,蹭一蹭,圖個好兆頭。

    666:“咦~”

    “幹嘛?”

    “你拜它還不如拜我,我比它有用,還便宜。”它不屑道。

    洛南枝:“它要錢,你要命。”

    666:“……”那是工作啊~

    “銀翹,幫我取柱香來。”

    對方乖乖照着,太子妃不是不信佛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