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創龍點睛 >第9章:落敗的落敗
    葉眼在一間百來平方的昏暗倉庫中醒來了,葉眼是坐在地上的,眼前站着一隻企鵝,一個穿白大褂的狼人。

    葉眼看着自己身上被綁着的繩子,便知道自己和逸刃已經被打敗了。

    葉眼又看向自己的洛麗塔裙子,也已經破破爛爛了,這讓她很是傷心。

    等等,逸刃到哪裏去了?

    葉眼看向四周,完全沒有看見逸刃的身影,不會已經……

    葉眼想用力將繩索掙脫,但是沒用,書頁帶來的強化效果早已經消失了。

    而且這繩子也不像是普通材料做的,要掙開的話,還是要花一定時間的。

    葉眼又想使用能力尋找逸刃,但是眼睛很是疼痛,似乎是書頁帶來的的原因。

    這個時候,企鵝見葉眼已經瞭解了現狀了,於是開口了,對着葉眼說:“你好,我叫企鵝,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葉眼沉默了一會,然後說:“我姓曹,名妮瑪。”

    企鵝立馬就知道了葉眼的意思,於是哈哈大笑:“草妳媽是嗎,哈哈哈,你可真幽默。”

    然後企鵝又立馬冷下臉來繼續說:“看來你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狀況啊,是吧……”

    突然,企鵝一拳砸在了葉眼肚子上,葉眼只覺得肚子翻江倒海,乾嘔了一下,劇痛無比,許許多多口水從葉眼口中流出。

    葉眼眼角泛着疼痛的淚,肚子不斷痙攣着。

    然後企鵝說:“你現在是我們的奴隸了,明白嗎!”

    而葉眼只是兇狠的看着企鵝,絲毫沒有一點想去順從企鵝。

    企鵝繼續說:“如果你能好好的順從我們的話,我會讓你輕鬆一點的,看來你並不想這麼做了。”

    然後企鵝拿出了一把小刀,對着葉眼的胸說,你的大小是b呢,還是c呢?

    葉眼聲音有點顫抖,但是仍然說:“殺了我……”

    突然,企鵝一把將小刀刺入葉眼的右胸之中!

    葉眼疼的直叫,不斷喘着粗氣,牙齒不斷打顫着。

    企鵝又拿出一把小刀,將小刀靠近了葉眼的眼邊,不斷晃動着,然後說:“還打算嘴硬嗎?”

    “殺……”葉眼已經害怕極了,但是還是說:“殺了我……”

    又突然的,企鵝一把將小刀插入葉眼的眼睛之中,將葉眼的眼珠直接挑了出來!

    葉眼又是一頓鬼哭狼嚎的喊叫,太痛了,啊啊啊啊啊啊,好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被直接弄出來了……

    好……好痛啊!!!!!

    企鵝這個時候繼續問:“怎麼樣,現在有什麼想說了嗎?”

    葉眼顫顫巍巍的張開嘴,想繼續說些什麼,企鵝直接捂住了葉眼的嘴,然後噓了一下說:“不不不,我覺得你應該得再考慮一下,是吧……”

    然後對着倉庫中的一間房間喊了一下“豹子”,那間房門便打開了,豹子拖着被五花大綁,被打得渾身血跡,不成人樣的逸刃就走了出來。

    然後豹子笑着問:“有什麼事嗎,哈哈哈,就算有事的話,他也已經昏過去了哦。”

    葉眼看見這一切,立馬就大喊大叫了起來:“你們!你們在幹什麼啊!!!!!”

    逸刃全身皮開肉綻,骨頭都能直接看見了,臉上滿是鼓起的肉塊,手腳以極爲不合理的姿勢捆綁着,頭髮也被撕扯下大半了。

    葉眼直接兇狠的看着企鵝:“放了他,放了他啊!!!!!!”

    葉眼表情兇惡,牙齒磨得滋滋作響!

    企鵝此時卻不緊不慢的說:“哦?現在要反悔了嗎,準備好順從我們,成爲奴隸了嗎?”

    “我會殺了你的!”葉眼說:“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把你的內臟,把你的骨頭全部都直接拔出來,讓你生不如死的!我會讓你體驗到比逸刃更痛苦的地獄的!!!!!”

    企鵝哈哈的說:“你怎麼答非所問啊。”

    然後拍了拍手,示意讓豹子行動。

    豹子比了個OK的手勢後,然後拎起了逸刃……

    然後,豹子抓着逸刃就朝着地面瘋狂砸去,不斷的砸,瘋狂的砸着!

    逸刃早就被砸的醒來了,不斷髮出微弱而悠長的喊聲,在不斷叫着。

    不斷喊着疼痛,全身被砸的橫七豎八了,如同一塊破布。

    但是豹子還在不斷的砸着,一直砸,砸的越來越用力,地面被砸出了許許多多的大坑!

    然後豹子又拿出了逸刃的劍,不斷比劃着就要瘋狂的刺去了!

    而葉眼這個時候立馬大喊:“我順從你們了,我順從你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葉眼大叫着,口水飛濺:“我順從,我順從你們了啊,沒有聽見嗎!聾子嗎,傻子啊!!!!!!!”

    聽着葉眼的大喊,豹子立馬的停下來了,然後撓了撓耳朵說:“喊這麼大聲幹嘛啊,又不是聽不見。”

    而這個時候,企鵝大笑了起來了,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完全可以哦!”

    然後立馬對着狼人說:“去治療他們吧。”

    狼人點了一支菸,嘆了一口氣說:“唉,搞得這麼慘烈幹什麼,真的是……”

    然後狼人手中出現了一團藍色光霧,直接衝過去給了葉眼和逸刃一拳,兩人雙雙昏迷而去。

    狼人真名爲“治癒”,葉眼和逸刃的這點小傷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但是在治療前,狼人對企鵝說:“有必要搞得這麼絕嗎,你可以先通過你的能力好好的瞭解了他們後,再通過某些手段好好的和他們說明不就好了?到時候皆大歡喜。”

    此時企鵝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對狼人說:“我的能力和你們其他人的不一樣,我的能力對他們沒用。而且……沒人會信的,沒人會信我會做那種事的。”

    狼人思考了一下說:“只有你的能力對他們無效嗎,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事情。”

    企鵝說:“誰知道呢,似乎所有妄圖瞭解他們的任何能力都沒有用。”

    狼人重重的吸了一口煙說:“真是詭異啊……”

    企鵝不動聲色,似乎不想再說什麼了。

    好吧,狼人見企鵝這副模樣,也不再繼續說下去了,立馬用發着光的手將葉眼和逸刃身上的武器拔了出來。

    然後徒手開始接他們身上的骨頭,肌肉,血管,神經等東西……

    沒一會,葉眼和逸刃就已經恢復原狀了,然後狼人再應企鵝的要求,拿出兩個針管在這兩個人身上注射了一種特殊的毒。

    這種毒也是狼人能力生成的,需要敵人自願成爲奴隸後注射纔會發動,不然只是一種無色無味無效果的東西。

    不過一旦答應成爲奴隸,這種毒就再也不會解除了,除了在狼人這拿解藥,就必須得等奴隸主自然老死了。

    即使奴隸主被打死也沒用的,因爲奴隸也會一起死去的。

    好了,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