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黯然失色,“先把手机给我。”

    程以山拿出程几醉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先吃药,我只说一次。”

    程几醉愤恨的瞪着程以山,许久翻身坐起,抓起桌上的药一口咽下去,然后伸手去够手机。

    程以山把手机后移,程几醉抓了个空。

    “喝水。”

    程几醉拿起水杯草草喝了两口水,随即迅速拿过手机拨通了言真的号码。

    嘟……嘟……

    程几醉心跳不自觉加速,握着手机的指节嘎嘣作响。

    另一边,言真坐在程几醉家里的地上,倚着沙发,看着来电显示,忽觉喉咙干涩发痛,最后也没有接这个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

    程几醉刚要拨第二次,微信就来了消息——

    【言真】:发微信吧,不方便接电话。

    程几醉错愕一瞬,言真的语气,好像不太对。

    程几醉指尖微颤,千言万语汇在胸前,却也只是敲下一行字:你还好吗?

    【言真】:挺好的。

    【程几醉】: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言真】:没,程几醉,我们分手吧。

    一阵风从窗外吹来,掩盖了程几醉粗重的呼吸声。

    程几醉手抖得厉害,一连打了好多错别字,好长时间都打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没办法按下语音输入:

    “为、为什么啊……”声音嘶哑的简直不像人能发出来的。

    言真甚至不敢点开那条语音,只按了转文字。

    言真狠下心,一个字一顿的打出一句话:不为什么,我累了,就这样吧。

    用尽最后的力气打完这一句话,言真脱力趴在桌子上,眼尾爬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红色。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言真不敢接,他害怕听到程几醉的声音,他怕自己会后悔。

    不知过了多久,铃声停了。

    那一刻言真的心好像空了一块,身边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

    手机上十一个未接电话,八条未读消息。

    “言真,别这样好不好,求你了……”

    “对不起,再等我两天,很快就好了。”

    “接电话啊,求你了,接电话……”

    “别这样,言真…我害怕。”

    “求你了言真,不分手好不好,有什么事一起解决好吗?”

    “我不能没有你,宝贝……”

    “不是说好了不放手的吗……”

    最后一条是文字:那好,分手吧,我同意了。

    言真倒在地上,眼角滑下来几滴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言真小声呢喃着,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程几醉好像心脏被撕开一个口子,血止不住的外流,麻麻的,很疼。

    头上的伤口再次撕裂,血渗出绷带。

    程几醉蜷起身子,脸埋在臂弯里,声音闷闷的传出:“所以我怎么也捂不热你的心吗?我以为只要我抓得够紧,你就不会走,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鲜血顺着额头留到他的手臂上,继而洇湿了床单,暗红一片。

    程几醉抹了一把眼泪,冷冷地说:“合同。”

    还不等程以山把合同递过来就一把扯过,然后毫不犹豫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