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闖禍

    我立馬爬起來,走出房間,來到二樓的欄杆看了下客廳。

    徐珊珊正彎腰站在鞋櫃前換鞋,身子彎的很低,領口大開,那兩顆球看起來像是要掉出來。

    我看了一眼洗手間,陸雨澤正好從裏面走出來,擦着頭髮看我。

    “咋了,在看什麼?”他說着就走過來。

    我連忙撲過去摟住他,“別看,看了要洗眼睛的。”

    “澤哥哥!”徐珊珊的聲音從樓下傳來,嬌~媚入骨。

    陸雨澤的目光越過我的腦袋,看了下去,我連忙用手擋住他的眼睛,“快回房間,快回房間。”

    “澤哥哥!”

    樓梯響起怪異的腳步聲,那是腳丫子踏在地板上,啪啪啪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徐珊珊正扭着屁~股,左搖右擺的扶着扶手挪上來二樓。

    我立刻放開陸雨澤,攔在樓梯口那,“你的房間在樓下。”

    “走開啦,我要找澤哥哥。”她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就撥開我。

    我嗅到一股很大的酒味。

    看着她的腳丫踩着我的底盤上,我心裏騰的冒出一股怒氣。

    馬拉巴子,老孃不發威當我病貓是吧。

    我撲了過去,拽住她的手就往後面拖,“你給我滾,這是我的地頭。”

    “放開我,放開我。”徐珊珊尖叫着,狠命的甩着手臂。

    陸雨澤看得直皺眉,走過來,沉聲問:“你喝酒了?”

    “澤哥哥,人家心情不好,澤哥哥,我要親~親。”

    她主動的送上了烈焰紅脣,陸雨澤往後退了一步,我的手也伸了過去,她親在我的手心上。

    我一陣噁心,把手在衣服上擦了好幾次。

    “小魚,放開她。”陸雨澤看向我。

    我愕然中,還是放開了她的手。

    陸雨澤卻拽住她的手臂,拖向樓梯口,“立刻給老子滾,不然直接扔你下去。”

    “澤哥哥,你幹嘛這麼兇啊,人家好痛啊。”徐珊珊扭動身子,趁勢就抱着他的手臂,整個人貼了上去。

    陸雨澤快速的拉開兩人的距離,鬆開手,我想過去幫忙,他突然擡手,對着徐珊珊的後頸就是一個手刀。

    這個世界終於安靜了……

    看着像一灘泥一樣倒在地上的徐珊珊,我喫驚的看着陸雨澤。

    “你怎麼會這個?”我做了個手刀的動作。

    他說:“不會,亂來的,就是想試一下。”

    我更加震驚,“試一下!要是把她劈死了怎麼辦?”

    “劈死算我的,如果我坐牢了,你會等我麼?”

    看着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有點哭笑不得,卻又篤定的點頭,“等,等到天荒地老也等。”

    陸雨澤摟着我,用力的親了一下,這才走回去,雙手穿過徐珊珊的腋下把她拖到二樓的側臥,從門口扔進去後,直接關門。

    我說:“你爲什麼不把她送回自己的房間?”

    陸雨澤擦着手,“送她回一樓,我就要抱她,你願意我抱她麼?”

    我說:“當然不願意。”

    “那就是啊,我這手臂只能抱我的小魚兒,絕對不抱別的女人,所以只能讓她在二樓睡。”

    “那要是睡到半夜她跑進來怎麼辦?”

    “那我就再打暈她一次。”

    我:……

    睡到下半夜,我突然醒來,手臂很自然的往旁邊抱過去。

    一抱落空,我噌的睜開眼,旁邊是空的!

    我心裏一驚,立馬從牀~上彈起,拿着枕頭就衝出房間。

    陸雨澤這個混蛋,該不會去了徐珊珊的房間吧,趁着她醉酒的時候,就……

    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了過去,側臥房門沒關,我老遠的就看到有個人影正蹲在牀邊,不知道在對牀~上的人在幹什麼。

    “陸雨澤!”我平地一聲怒吼,對着他的後背就把枕頭砸了過去。

    陸雨澤一回頭,枕頭砸到他的臉,掉到地上。

    “你在幹什麼!”我壓低聲音怒吼。

    他~媽~的的還光着上身呢,雖然徐珊珊沒動,可也不能這樣放肆啊。

    陸雨澤皺起了眉,低聲的說:“淡定,噓,別吵醒她。”

    “你他~媽~的還護着她?”

    “不是,我是睡不着……”陸雨澤勾着我的脖子,強行把我拉低,“你要不要玩?”

    他遞給我一支眉筆。

    我驚呆了。

    他拿着另外一支眉筆在徐珊珊的臉上塗鴉,一會畫只龜,一會畫條魚,又圖成一個黑圈圈……

    臥~槽,好變~態啊。

    可是我喜歡!

    “畫只什麼好?”我拿着筆,細細的思量。

    陸雨澤說:“畫只母雞。”

    “不會。”

    &

    nbsp;  “這麼簡單都不會,老婆你好笨。”

    他抓着我的手,先是畫了個圈,又畫一個圈,然後是爪子加翅膀。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下一秒,牀~上的徐珊珊突然動了一下,翻了個身,面對着我們。

    我嚇了一跳,立馬跟陸雨澤藏在牀邊,等了一會,見徐珊珊沒動靜,又偷偷的探出頭,瞄了一眼。

    “再來。”陸雨澤眨眨眼。

    我倆這一夜都沒怎麼睡,一直在徐珊珊的臉上塗鴉,畫了又擦,擦了又畫,凌晨五點多,留下一個狐狸圖案在她臉上,纔回到自己房間呼呼大睡。

    第二天星期六,我倆睡到九點纔起來,徐珊珊還沒起牀。

    我跟陸雨澤坐在餐桌前喫着早餐,相視一眼後,都笑得幾乎滾到地上。

    “噓,忍着。”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我立馬收起笑容,一本正經的坐在那,喫着麪包喝着牛奶。

    門鎖突然傳來開啓的聲音,我跟陸雨澤再次對望一眼,我心裏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有我家鑰匙的人,除了我跟陸雨澤之外,還有婆婆,現在徐珊珊也有,可她正在牀~上睡覺,那外面的肯定就是婆婆了。

    我立馬放下筷子,就想躲回房間去。

    陸雨澤拉住我,“慫什麼,我媽又不喫人。”

    “可她會罵人啊。”我不但慫了,我還害怕。

    我怕她跟我說,你滾出去,珊珊纔是我家媳婦。

    門開了,澤媽走了進來,身後跟着三姑跟八姨。

    兩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養着下巴,也不換鞋,蹬蹬的就直接進了客廳坐下。

    我只能硬着頭皮走過去,逐個的叫:“媽,三姑,八姨。”

    “嗯。”婆婆的表情很冷淡。

    我剛轉身要去泡茶,她就問我,“珊珊呢,還沒起來?”

    “嗯,昨天她喝醉了,現在還在睡呢。”

    “喝醉了?”婆婆立刻緊張的起來,“在哪個房間,我去看看。”

    “一樓客房。”我隨口迴應。

    婆婆挑起了眉毛,“你竟然讓她在客房睡?”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