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被丁克的愛情 >82、進醫院了
    82、進醫院了

    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她身邊的徐珊珊,她臉上那隻黑色的烏龜,在她雪白的肌膚映襯下,特別明顯。

    我沒忍住,很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這一笑不得了,就跟導火索一樣,瞬間把戰火點燃。

    婆婆臉色發青,手指顫抖的指着我說:“你還好意思笑?你這是什麼心態,捉弄了別人不道歉,還笑?”

    “你~媽是怎麼教你的,你到底有沒有家教,你沒讀過書是不是,知不知道教養兩字怎麼寫?”

    她的話很尖銳,很難聽,說我沒素質就算了,還說我沒家教?

    我的怒火一下就被勾起來,蹭的一下從陸雨澤背後站出來。

    “婆婆,是我自己沒學好,跟我爸媽無關,你別扯上他們。”我感覺我的道行會在今天土崩瓦解。

    婆婆寒着臉,繼續教訓我,“子不教,父之過,你的今天就是你的父母造成的,沒教養。”

    我努力,握拳提高了聲調,“婆婆,你過分了,別逼我。”

    “怎麼,你還想打我不成?”婆婆潑婦一樣叉着腰,瞪着我。

    徐珊珊在一旁哭得嗯嗯寧寧的好不悽慘,就是不去洗手間洗掉臉上的痕跡。

    陸雨澤看不過去,把我拉到身後,沉聲對自己的媽說:“媽,你別再說小魚了,不關她的事,都是我~乾的。”

    “你?”婆婆的眼睛瞪得更大,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奔三的兒子,竟然能做出這麼幼稚的事情。

    陸雨澤擦了擦鼻頭,“就是我~乾的,媽,你要罵就罵我。”

    婆婆的態度立刻溫和了許多,拉着陸雨澤的手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兒子啊,你怎麼能……幹出這種事,多幼稚啊,快去幫徐珊珊擦了。”

    徐珊珊兩眼放光,拽着陸雨澤的手撒嬌,“阿澤,幫我擦,好不好。”

    陸雨澤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媽,撇嘴,被徐珊珊拽着去了房間。

    我氣得眼球差點迸裂,剛要跟着過去,卻被三姑跟八姨,婆婆三個女人拉住,就在客廳裏,開展了一場苦口婆心的教育課。

    我煩躁無比,握着拳,開始還能低頭,暗暗咬着嘴脣忍受着各種的責罵跟教訓,漸漸的,腦袋開始發痛,再到神經線刺痛,終究,我還是忍不住爆發。

    “閉嘴!”一聲怒吼,震懾全場。

    三個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憤怒的握着拳,一個個的瞪了過去。

    “這是我跟阿澤之間的事,跟你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怎麼沒關係,我是他媽!”婆婆跳了起來。

    我冷冷的說:“我要嫁的人是陸雨澤,不是他媽。”

    “他一日姓陸,一日就是我的兒子,你想當陸家的媳婦,除非,除非我死了!”

    “對,你想進陸家,除非他們不是母子。”三姑得意的附和。

    “那我讓他跟你脫離母子關係。”

    說出這句話時,我的心根本沒底,只是頭腦一熱衝口而出,說完後,我立馬就後悔了。

    婆婆氣得渾身顫抖,指着我半天說不出話。臉色刷的一下白的像紙,身體也搖搖晃晃的。

    我嚇死了,想過去扶她,她卻忽然擡手想要打我的臉,在我本能的躲開時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用力,她的手落了個空,整個人也被帶到一邊。

    腳下一拐,轉了半圈後噼啪一聲撲倒在地上。

    就在這時,陸雨澤跟徐珊珊正好從洗手間出來。

    世界上最巧合的事,就是我閃開時,她落了地,陸雨澤剛好出來,就在她撲到地上的瞬間,看到我伸出的手臂。

    其實,那是我想要拉住婆婆才伸出的手。

    但是在他看來,姿勢卻成了,我推了婆婆一把。

    我們都愣住了,下一秒,三姑跟八姨鬼叫着,撲了過去。

    徐珊珊也尖叫着小跑過去,快速的貼到婆婆身上,“阿姨,阿姨您怎麼了。”

    “大姐,大姐您沒事吧,您別嚇我啊。”

    三姑惡狠狠的挖了我一眼,大聲的叫:“阿澤,你還不過來,你~媽被人推到地上了,真是不孝啊。”

    我本來也彎下腰去扶婆婆的,三姑卻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跌坐在地上,八姨又過來扯着我的頭髮將我拉開,這才兩人合力把婆婆從地上扶起。

    我的頭皮被扯得生痛,屁~股感覺變成了四瓣,爬起來時,痛得齜牙咧嘴。

    “婆婆……”忍着痛,我走到她跟前。

    陸雨澤比我快了一步,撲到自己媽的面前,着急的問:“媽,媽你還好嗎?”

    婆婆捂着胸口,顫抖着的手指一直指着我,嘴脣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說了什麼。

    陸雨澤伏在了過去,他媽不知道說了句什麼,他的眉頭擰成了一堆。

    “送醫院。”沒有再遲疑,陸雨澤直接抱起了婆婆,奔出了家門。

    我剛要跟着去,他忽然在門口停住

    腳步,回頭,一道冷冽的眸光看向我,我硬生生的釘在原地。

    “大雨,不是,我沒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看得很清楚。”陸雨澤的聲音沒有一點溫度,“你留在家裏吧,不用跟來。”

    “可是……”

    我也很擔心婆婆,擔心她出點什麼事。

    陸雨澤沒再理我,抱着婆婆飛快的去了車庫那邊。

    徐珊珊扭着屁~股擦着我的肩膀走過,還順勢將我撞到門框上,回頭,不屑的道:“你連獻媚的機會都沒有,你輸了。”

    三姑使勁把我推了一把,隨着大門被狠狠的甩上,整個世界,突然安靜的可怕。

    我跌坐在地上,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誤會我了麼?

    不行,我一定要跟着去,我不能讓他誤會我的。

    匆匆的收拾了一下,我拿着包跟了出去。

    我到了的時候,在急診室找不到人,拉着護士問了句,“護士,請問孫月蘭在哪個病房?”

    “剛送來哪位?”

    “應該是、是吧。”

    護士看了一下登記表,“剛送去住院部三樓了。”

    這麼說,她沒事了?

    我在住院部樓下,猶豫了好久,都沒敢上去。

    我怕我一出現,婆婆又氣得發瘋。

    手機突然響了,是陸雨澤發來的微信。

    他問我是不是來了醫院。

    我說在樓下。

    他讓我等他,不要上去。

    我就知道,他的想法跟我也是一樣的。

    我拿着手機,站在住院部樓下的大柱子旁邊,靜靜的等着。

    十分鐘後,陸雨澤下來了,身後跟着個徐珊珊。

    他的臉色很不好,陰沉沉的,徐珊珊跟在他身後,也不敢說話,一直用迷妹的眼神看着他。

    我的心一下就沉到谷底。

    明明約了我,現在卻帶了個女人下來,這是什麼意思?

    “阿澤,我在這裏。”看到他走來,我立刻迎了過去。

    徐珊珊搶先一步擋在我的面前,“你來做什麼,阿姨討厭死你了,你還不滾。”

    我沒理她,從她身邊繞了過去,抓着陸雨澤的手臂,“婆婆怎樣了,她還好嗎?大雨,不是我推她的。”

    “我知道。”陸雨澤輕輕的拉下我的手。

    我的手臂從他的身上滑下,僵在那,我有點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雙手,這不是真的。

    “大雨……”

    徐珊珊呸呸兩聲,“大雨?叫的真難聽。”

    “關你什麼事?”我瞪了她一眼。

    陸雨澤老叫我小魚兒,小雨,我覺得叫他阿澤很彆扭,然後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大雨,要不就是大魚。

    這是我倆之間的愛稱,徐珊珊這種人根本就不瞭解。

    她撇嘴說:“怎麼不關我事,我叫他澤哥哥的,以後我叫他老公的,你……”她上下打量我一眼,“你還是叫陸雨澤好了。”

    我努了努嘴,想要反駁,卻被她那句“以後叫老公”的話,掖住了。

    “我勸你還是別上去的好,不然把阿姨給氣死,我看你……”

    “你給我閉嘴!”陸雨澤突然壓低聲音怒吼。

    徐珊珊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啊,想要解釋,陸雨澤卻突然拉着我的手,大步朝着吸菸區走去。

    徐珊珊很識相的,沒跟着來,而是跺着腳,回到住院部。

    吸菸區裏,種着一圈的低矮綠化帶,還有幾顆很大的書,四五張長椅圍成了圈,每張椅子旁邊都有一個垃圾桶。

    進去後,陸雨澤便放開了我,開始默默的抽菸,一根接一根的。

    我緊張不安的坐在他身邊,褲管被我抓的皺巴巴的,他還是沒開口說話。

    我沒忍住,開了口,“大雨,婆婆她……”

    “她沒事。”陸雨澤秒接。

    我鬆了口氣,“沒事就好,真不是我推她的,是她不小心……”

    “我知道。”他還是那句話。

    我抿了抿脣,“那你還黑口黑臉的,你還是不是相信我是不是。”

    陸雨澤夾着煙,轉頭看着我,聲音冷淡,“你應該讓着她的,不應該頂嘴。”

    “可她那樣說話,我忍不住嘛。”

    脾氣好,等於通常都脾氣好,不等於任何時間脾氣好,更不等於對任何人都脾氣好。

    我是人,也有脾氣的。

    婆婆嫌棄我的出身,嫌棄我學歷低家裏窮,嫌棄我是二婚,也就算了,還拿我家人說事。

    貶低我可以,踩我的家人就不行!
章節報錯(免登陸)